第24章 拉钩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李逸扬了林灵额头上还有些红肿的地方,怎麽弄的

    没什麽,昨天不小心磕了一下。

    李逸扬又问,你在里怎麽样,有没有人欺负你

    林灵摇头,没有。

    李逸扬看了她一会儿,然後一把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两人一时无语,只是这麽抱著。

    林灵的头倚在李逸扬肩窝上,听见李逸扬问她,那个夏侯箫到底是什麽身份怎麽你在里他也能带你出来

    林灵叹了口气,离开李逸扬的怀抱坐回到椅子上,老天不长眼,越是坏蛋越是生得好。他不叫夏侯箫,他真名叫夏箫。

    李逸扬脸色一变,夏箫七皇子夏箫

    林灵点头。

    李逸扬也坐了下来,我早该想到的。

    林灵说,扬哥哥,这段时间你过的怎麽样

    还是那样。李逸扬有些心不在焉的不知在想什麽。

    林灵继续问,那我爹娘好不好

    他们都好,我隔段时间会去你家看看。就是你娘很想你。

    林灵闻言叹了口气,李逸扬用自己的手掌包住了林灵放在桌边的手。

    林灵隔了一会儿又勉强笑道,好不容易见一面,扬哥哥你怎麽都不说话

    那个七皇子,他是不是喜欢你

    林灵脸上一红,李逸扬脸色马上变差了。

    林灵连忙解释道,我可一点都不喜欢他。

    灵儿,你不知道我有多後悔,元宵节那天为什麽要带你去沈梦湖。

    林灵心道,那你有没有後悔在湖边吻我这话她问不出口,只得把手从李逸扬的手掌里抽出来。

    李逸扬看著自己空空的掌心,微笑著说,我的小姑娘走了三个月,就和我不亲了。

    林灵脸上更红,却是不知该怎样回答。

    李逸扬靠的更近,呢喃似的问,灵儿,你想我吗

    林灵脸红的要滴出血来,含羞带怯的看了李逸扬一眼,复又低下头来。

    李逸扬却受不了林灵这样的眼神,直接就吻了上去。

    林灵嘤咛一声,心慌意乱的抓住李逸扬的胳膊。李逸扬吻得很急迫,似乎想把这三个多月的思念和不安都发泄在这个吻里。完全算不上温柔的吻,舌头伸的很深,用力的吸允林灵嘴里的唾,吸得林灵的嘴巴都发疼了。林灵有些不满的在李逸扬的胳膊上捶了一下,李逸扬不理,身体还越压越近,整个人都俯在林灵身上。林灵只是往後躲,可是後面就是椅背,还能躲到哪里去可怜的椅子虽是上好黄木制成的,却也经受不起两个人的力气,吱扭一声就要向後倒。李逸扬连忙一手托住林灵後背,一手撑在桌子上。就听砰的一声,林灵坐的那张椅子已经倒在了地上,林灵被迫朝後仰著身体,本稳不住重心,只得紧紧抓住李逸扬的手臂。

    李逸扬盯著林灵经过滋润而变得水光盈盈的双唇,搂著她一转身,另一只手把桌上的碗碟都划到了地上。林灵听得稀里哗啦一阵响,侧头要去看,李逸扬却把她放躺在了桌子上。

    林灵看著俯视在她上方的李逸扬,背光的影让她看不清李逸扬的表情,这样的李逸扬让她觉得有点陌生,林灵支著胳膊就想从桌子上起来。

    李逸扬轻轻在她肩膀上推了一下,身体也俯了下来,他低声说。灵儿,别怕。说完又深深吻了下去。

    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夏箫站在门口,看著叠在桌子上的两个人,只觉浑身的血气都在往头上涌,脸上就笑得越发冷了。

    李逸扬站直身体搂著林灵的腰把她扶起来,林灵绯红著小脸,只在李逸扬怀里微微喘息。

    夏箫冷冷的说,林灵,你叫我带你出来,就是出来给男人上的吗连地方也不挑,桌子上就行。

    林灵一听这话,气得愣住了。

    李逸扬怒道,闭上你的狗嘴夏侯箫我告诉你,林灵是我的,心是我的人也是我的。我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只等一年後我就娶她过门,你少做梦吧

    沈梦湖那晚李逸扬虽然吻了林灵,但却从未正式和她剖白过心意,是以林灵心中总还有些不确定。现如今林灵听了李逸扬这番话,不由得心神激荡,只怔怔看著李逸扬。

    夏箫冷著脸说,林灵,跟我回去

    林灵知道夏箫私自带她出是冒著风险的,被夏箫看到他们这样亲热也确实很不好

    倒贴ok?帖吧

    ,她勉强定下心神对李逸扬说,我是该回了,偷偷出来叫人知道了不得了。扬哥哥你刚才说的话可当真

    李逸扬看著林灵,我对天发誓,当真。

    林灵眼眶一红,扬哥哥,你既说了当真,我就也当真,你可不许反悔。

    李逸扬点头,不反悔。

    林灵流著眼泪露出个笑容,你这麽说我就什麽都不怕了。不就一年吗,时间过的很快的。林灵说著向李逸扬伸出小指头,扬哥哥,过完一年我就回来,我们拉钩。

    李逸扬也是一笑,伸出小指和林灵认真的勾了两下,拉钩。

    林灵说,那我走了。

    李逸扬不舍的了林灵的头发,灵儿,你从来没离开过我身边,你不知道我有多不放心。外面人心险恶,你只每日耐烦些,什麽人什麽事都不要招惹,我又照顾不到你,你乖一些,让我放心。

    林灵点点头,走到门口对夏箫说,我们走吧。她再不敢回头看李逸扬一眼,只怕再看一眼眼泪就要控制不住。林灵狠狠心迈出步子走到走廊上,只觉心肝都好像留在了李逸扬身上,每走一步就疼的要命,眼泪劈里啪啦的往下掉。她知道夏箫就在她身边郁的盯著她,可她也顾不得了,只一边走一边抽抽噎噎哭得无比委屈。

    李逸扬听著林灵走远的脚步,觉得自己的心都跟著她走了,他勉强控制自己不追出去,魂不守舍的坐倒在椅子上,难受的呼吸都快要停滞了。灵儿,你现在身份不同,再不是那个能让我护在身边的小丫头了。历代的天女大多是嫁进了官宦人家,上届的天女还做了皇帝的妃子。我现在只盼著夏箫纵然对你有意,可他娶正妻是一定要考虑朝廷各方势力的,应该不至於为了你放弃太多东西,皇帝只要不给你指婚,想来也无大碍。可是谁又知道一年这麽长的时间会旁生出什麽枝节。灵儿,你让我怎麽放心

    林灵坐在晃晃悠悠的马车里,渐渐止住了抽噎,偷偷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夏箫,想想自己今天的种种表现,著实有些不好意思,於是低声和夏箫说了句对不起。

    夏箫眼睛不看她,神色严峻的不知在想什麽,你对不起我什麽

    我给你添麻烦了。

    原来是对不起这个。夏箫玩味的笑了笑。

    夏箫,你不要这样,我真的很感谢你带我出来见他。我这个人本没你想的那麽复杂,我说把你当朋友就是真的当朋友,我知道你对我好,我在里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我很庆幸有你对我这麽好。说实话,那天你那样对我,我真的很生气也很害怕,可你又帮过我那麽多次,进以後我病了是你照顾我,那几个女我也知道是你嘱咐了她们,她们才对我好的,你花了很多心思哄我,这次又冒著风险带我出来,我我对你是真的气不起来。可是,也只能这样了。林灵停了一下,但夏箫并不答话,林灵咬了咬嘴唇,也不说话了。

    两人一路沈默的进了门,换了顶轿子继续往里走。林灵从轿帘的缝隙看到外面无穷无尽的红瓦墙,想到第一天进时的情景,不由得叹了口气,又回到这个牢房来了。

    很快轿子就抬进了林灵住的小院。林灵进屋点燃烛火,看见小猫正卧在铺了几层小垫子的竹篮里眯著眼睛打盹,想必是女给它准备的。

    林灵走到篮子旁边,蹲下来说,咪咪你有床睡了,你高兴吗说著小猫的脑袋。小白猫还是趴在那里不动,眯著它的黑眼圈看了看林灵。

    林灵回头对坐在桌旁的夏箫说,谢谢你送我这只小猫,我特别喜欢。我们给它取个名字吧,你说叫什麽好

    夏箫没回答,反而走过去把篮子拎起来放到门口。小猫不满意的喵呜一声爬出篮子想要进屋,可夏箫已经把门关上了。小猫拿爪子挠了两下门,没人理它,只得悻悻的回篮子继续睡觉。

    林灵说,哎你干什麽,外面多冷啊,你叫它在外面睡觉吗

    夏箫说,我办事的时候不习惯有畜生看著。

    林灵站了起来,她觉得现在夏箫的表情比刚才冷著脸的样子更吓人,他的眼睛又黑又沈的像一潭静水,里面有深不可测的情绪在酝酿。林灵忍不住向後退了两步,你,你要办什麽事

    夏箫走到她面前一字一句的说,把你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