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洗澡(H)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灵睡了很久,昏昏沈沈醒来以後只觉浑身酸麻,下体疼痛。她紧张的看向旁边,还好,身边没人。屋子里弥漫著一股让人头脑发沈的奇怪味道,林灵挣扎著起身,两腿刚一下地就没力气的跪在了床边。

    门口有个声音恭敬地问道,天女您醒了奴婢伺候您沐浴更衣。这个声音不是平时侍候林灵起居的那个女瑾儿。原来夏箫怜她初次,特意把自己府里一个很妥帖的女拨过来伺候她。林灵倒没注意到外面的人不是日常服侍她的人,只是著急的喊道,你不许进来

    那女忙应道,是。

    林灵又说,你也不要站在我门口。

    那女又应了声是,然後林灵就听见了逐渐走远的脚步声。

    林灵环顾四周,只见地上一片狼藉,破碎的茶杯、茶碗、烛台、蜡烛,还有自己的腰带、衣服林灵抓过自己的外衣披在**的身上,突然看见地上还有一块可疑的稀白水渍,她盯著那块水渍看了半天,恍然知道了那是什麽。她忙又挣扎著起身,拿纸恶狠狠地擦掉地上那块污渍,一边擦一边就有大颗大颗的眼泪掉在了她的手背上。

    珍宝园内,一袭明黄色龙袍的夏明帝正在散步,他不紧不慢的一边走一边观赏周围的草木景致,夏箫陪侍在明帝身旁,带刀侍卫则远远跟在後面。

    明帝停在零星开了几朵小花的兰花丛旁,低头看了看,今年这兰花开得倒早。

    夏箫闻著空气中淡淡的兰花香气,不由想起林灵昨夜情动时小里的幽幽香气,笑道,正是。

    皇帝看了夏箫一眼,状似不经意的问,听说你昨晚是在天女房里过的夜

    夏箫大清早的被父皇召见,心知是为了这个,於是敛容答道,是。

    明帝脸色一沈,胡闹

    夏箫垂臂默立不语,一副等待训话的架势。

    明帝缓步向前走去,人人都说你不肖浪荡,我只看你做事还有分寸,如今却又怎样难道天女还能给你作妾连别人的眼目也不避,传出风声叫那孩子以後怎麽做人你一时玩乐,没得害了人家,可知富贵多出不肖子

    夏箫道,儿臣知错。父皇放心,儿臣必不致一年後多生事端。

    明帝道,也罢,过了一年就凭那女孩自去婚嫁吧,跟你这样不清不楚的我还能指给谁去

    夏箫道,儿臣必得此女常伴身旁才可。

    夏明帝停下脚步看著夏箫,我说了没得给你作妾,你还要常伴身旁。莫非,你倒要娶她为正妻喽

    夏箫答道,未尝不可。夏箫知道林灵虽是小户人家的女儿,但也是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就算他身份再高贵,林灵也未必肯给他作妾的。

    明帝不悦,你可真有出息这又是像谁他盯了夏箫两眼,最终还是长叹一声,罢了,一个女人而已。明年送出了,过两年你要是还喜欢再说吧。

    夏箫心知现在还不到时候,也就不再多言。

    明帝继续往前走去,一个个的不叫我省心,尤其是你,成日里往外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干些什麽勾当。快二十岁的人了,什麽时候才能明白些道理去见过你母後没有

    还没,原本打算见过您就去和母後问安。

    明帝点头,你现在就去吧。

    夏箫答离开珍宝园去了养心殿,皇後也只淡淡问了问他近日起居身体如何,便命他退下。夏箫离了养心殿,迎面碰上了二皇子夏越。夏越二十六七岁年纪,身形消瘦,个头比夏箫稍低,皮肤白净五官端正,但整个人却不知为何有股沈之气。

    夏箫拱手道,二哥,您来向母後问安

    夏越点头,正是,七弟已见过母後了

    两人客套一回,然後各自走开。

    夏箫跑完这两个地方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他心里早惦著林灵,这时忙完了就直接朝林灵住的祈福大殿侧院走去。

    进到院子里,夏箫先把自己今早派到这儿的女小蔓叫过来问了问情形,小蔓如实答道天女醒了以後不许她进去,这半天也都没叫人。

    夏箫点点头,挥手叫小蔓退下,然後就朝林灵门扉紧闭的卧房走去。走到门口看见那只黑眼圈的小猫正抱著回廊的围栏玩呢,见到夏箫还喵呜了一声。

    夏箫推门进去,只见林灵正面无表情的坐在桌边。夏箫见林灵没哭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他扫了一眼屋子,看见昨晚的破茶杯和烛台都已被扫到了簸箕里,於是说,打扫的事情叫女做就好了,自己也不怕划了手。林灵见他走过来,勉强按下心中恐惧,沈默不语的坐在桌边。

    夏箫吩咐女准备好洗澡水抬进来,然後用手试了试水温,正好,快洗吧。

    林灵还是不动。

    夏箫笑道,还在生气昨天出了那麽多汗,不洗洗怎麽舒服停了一下又说,你要是害羞我就先出去。

    夏箫见林灵仍是不理他,只得先关门出来,就在林灵的偏院里草草吃了午饭,又命人好好准备了两样林灵爱吃的菜式,看看时间已过了半个多时辰,想必林灵已经洗好了,这才亲自提了食盒进去。

    夏箫进门一看,浴盆里的水已经凉了,这位小姑却还端坐在那里,连个姿势都没变。夏箫心道好言好语的这丫头就会拿乔,说不得,只得继续让她记恨了。

    夏箫把食盒放在圆桌上,挑起林灵的下巴,直视著林灵默默垂下的双眼,你恨我吗

    林灵把头扭过去,还是不说话。

    夏箫顺势放下手,那你是打算这一年都不洗澡了夏箫说这话是在故意逗她,可林灵似乎是打定主意不管夏箫说什麽她就是不答话。

    夏箫见她不理也就不再多问,喊女换上一桶新的洗澡水,关了门就开始脱衣服。林灵当然不想看,可一不小心就瞟见了个一丝不挂的男人林灵只得稍微挪了挪屁股,换个看不见的角度坐著。

    夏箫脱完衣服,把已经变成背对著他坐的林灵捞起来放在圆桌上。这个动作无疑刺激到了林灵,她开始伸脚用力踢夏箫。夏箫皱了皱眉,用自己的腿压住林灵乱动的双脚。

    林灵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一支尖利的簪子比到自己脖子上。

    夏箫一惊,朝後退了两步,盯著林灵说,你倒学会这一套了,昨天晚上怎麽不用

    林灵颤抖著声音说,你走

    夏箫道,我要是不走呢你要死吗你死了你的扬哥哥岂不是等不到你了

    林灵说,夏箫,你不要逼我你这样欺辱於我,我宁可死

    夏箫哼了一声,是女人早晚都要被男人上,你又受了什麽滔天的委屈乖乖跟著我,好多著呢。

    林灵喊道,你走

    夏箫默默看了林灵一会儿,开口道,真是不可理喻。好,我走。夏箫朝门口

    淫虐实验室帖吧

    刚迈出一步,突然从掌中弹出一样东西到林灵手腕处,林灵哎呦一声捂住手腕,簪子也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夏箫一个箭步过来,一手扯住林灵受伤的手腕,一手迅速点了林灵身上两处位。

    林灵只咬著嘴唇默默掉眼,夏箫看林灵手腕处一块黑紫,知道是打重了,心中懊悔不迭。可他刚才看著那尖细的簪子抵在林灵颈脉处,那麽薄的皮肤,他都能感觉到下面血的涌动,夏箫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生怕林灵稍微用力就会刺出血来,下手才一时失了分寸。夏箫此时虽然心疼,却还冷著脸说,林灵你趁早别跟我来这套。你要真想死,我保证有办法让你比死还难受。夏箫说著低头捡起刚才他弹出的暗器,原来只是粒暗红色的药丸。

    林灵心想这麽小小的一粒药丸,他竟能打出这麽大的力气,打的我手腕都要断了。夏箫这样强的功夫,我在他面前真是半点胜算也无,想到这里心不由得灰了一半。

    夏箫用杯子里的水冲掉药丸上的浮尘,递到林灵嘴边,吃了,避孕的丸药。

    林灵没张嘴。

    就带了这麽一丸,你不想怀孕就快吃了。怎麽,不吃你想给我生孩子吗我说你这麽娇气能生的出孩子来吗夏箫今早专门派人据里秘传的药方配成这粒丸药,此药虽然不像常见的避孕汤药那麽伤害女子身体,但因为材料过於珍贵,所以流传不广,一般人就算知道药方也没得东西去配。

    林灵想了想,还是张嘴把药丸吞了进去。这药可真是苦,她忙不迭的喝了两大口夏箫送到她嘴边的水。想想自己以前吃药时李逸扬都是千哄万哄,吃完了还要备些零食小吃给她去苦味,现如今却

    夏箫见林灵乖乖吃了药,就开始脱林灵的衣服,林灵被他点了道只能像布偶一般一动不动的坐在桌子上。林灵心中十分迁怒这张圆桌,心想早晚有一天要把它当柴劈了。

    衣服一件件被脱掉,林灵恨恨的闭上眼睛。夏箫把林灵打横抱起,两人一起坐到浴盆里。因为一下进去了两个人,盆里的水立刻满了出来,溢的四周地上都是水。

    夏箫让林灵靠在自己怀里,开始为她轻轻擦拭身体。木桶的水位刚好在林灵尖的位置上,水波一荡一荡的,林灵嫩红的小尖就在水波里时隐时现,林灵的沟中间还挂著块透亮的翠玉,这麽一丝不挂的带著块玉佩更是衬得肤如凝雪玉质鲜活,夏箫很快就看得口干舌燥起来。林灵听见自己耳後的呼吸声越来越沈重,拿著皂角给她擦拭胳膊的大手也心不在焉的滑到了她口上。夏箫稍稍把林灵提起来些,让林灵坐在自己下腹上,好让她一对娇完全露出水面,然後胡乱用皂角在她双上擦了几下,期间硬硬的皂角滑过林灵敏感的小尖,林灵怕痛般的啊了一下。夏箫低声的笑,大掌覆了上去,乖宝宝,让哥哥给你洗干净。说完就著满手的滑腻在林灵的上肆意揉捏起来。林灵一对椒虽然个头不大,但累累如桃,盈盈一握,色泽白腻,手感细滑,雪上红樱如血,俏生生的立在正午灿烂的阳光里,夏箫没玩一会儿眼色就十分深沈起来。

    夏箫将林灵身体转了个方向靠在木桶边缘,转过身来只见小姑娘正满面泪痕哭的委屈呢。夏箫胡乱泼了些水洗净林灵两上的皂角,笑著说,让哥哥尝尝乖宝宝洗的干净不干净。

    说完一口咬上右边大半个,又咬又嚼含含糊糊的说,小贱货,长这麽小还成天翘著勾引人.这麽软这麽嫩,我要咬下来一边说一边用牙齿咬住那颗小娇蕊用力向後扯。林灵看著自己的右被夏箫扯的越来越往前,整个房都变成不太规则的三角型,头又疼又痒,啊他还在用力拉男人尖利的牙齿狠狠咬住那点红樱不放,凶得好像要把它咬下来。林灵撑不住的哭喊起来,不要不要咬下来

    夏箫听言又拿捏著力道重重咬了一下,这才慢慢松了口。林灵的一点点的弹回来,小小的晕上有个清晰的牙印,小头红的要充血一般,都被咬长了现在还在慢慢收缩。林灵看著自己的口,哭得更委屈了。

    夏箫也靠在和林灵相对的木盆的另一边,臭丫头以後听不听我的话

    林灵只是哭。

    我告诉你,以後再跟我寻死觅活,我就把你两个小头都咬下来,然後把你下面的毛剃光,绑在院子里让一百个男人来你,你信不信

    林灵还陷在刚才几乎要被扯掉头的恐惧体验当中,哭著说,我不要。

    夏箫嘴角扯出一个笑,倾身过来解了林灵的道,然後把皂角递给她,自己洗。夏箫感觉自己的老二都快挺上天了,叫嚣著非要捅进这丫头的身体里,再动手给她洗两下恐怕他就管不住自己了。夏箫知道自己昨天虽然十分留情,无奈林灵那里太过娇嫩,肯定还是伤了,他原是打定主意暂时不碰她的。

    林灵委委屈屈的接过皂角,在夏箫如狼似虎的眼神里拿著皂角在自己肩膀脖子上胡乱洗著。夏箫半仰在澡盆里,用手抓起自己的,心想今天就凑合著在水里泄一次吧。

    可林灵洗了好一会儿却只是磨磨蹭蹭的洗肩膀,夏箫看得好气又好笑,丫头,你下面是等著我给你洗吗作势身体就要靠过去。

    林灵吓得一把将皂角塞进水里,开始洗水下的身体。夏箫这才满意的靠回去,眯著眼睛不怀好意的盯著她因为热气和羞怯红扑扑的小脸加速手底的搓弄。

    林灵拿著皂角在腰间胡乱的滑来滑去,她觉得现在的情形尴尬死了,自己居然在一个男人面前洗澡,真是想都不能想夏箫突然低低的哼了一声,林灵心一慌,皂角就从手里滑了出去,她慌忙探身去找,木盆就这麽大,林灵来去不可避免碰到了夏箫的腿,林灵瞄了一眼夏箫,见他正一脸不满的瞪著自己,林灵慌忙把手放到一边,啊这又是碰到了什麽热乎乎的子似乎还跳了一下林灵吓的把手捂在嘴上,呆呆的看著夏箫。

    夏箫看林灵半张著小嘴,刚才过自己硕大的小手还捂在嘴上,他咬牙切齿的说,小贱货,还来招我是不是说著一把拽起林灵右腿搭在自己肩膀上,提枪就要顶进去,红肿的花瓣才刚蹭到夏箫的怒龙林灵就吓得小脸发白,紧闭双眼五官都皱在了一起。

    夏箫的膛剧烈起伏著,他恶狠狠的盯著林灵喊了声臭丫头,心里却终究还是舍不得。他一把翻过林灵,扶著她的腰把她提起来挂在澡盆壁上。林灵瞬时天旋地转,脑袋向下的整个上身都挂在澡盆外面,只得两手交叠的放在脸下,不让脸颊贴在地上。夏箫哗啦一声从水里站起来,把林灵两腿紧紧收拢,再用自己的双腿夹住,把怒龙塞进她柔嫩的腿心,大掌抓住林灵白生生的小屁股,瘦的臀部就著林灵大腿内侧的柔嫩肌肤快速抽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