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药(H)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夏箫把林灵像晾毛巾一样从腰间对折挂在浴缸壁上,就著林灵大腿内侧柔嫩的肌肤快速抽起来,偶尔龙的顶端不小心戳到林灵的花心,林灵就怕疼的哼一声。头朝下的姿势让她脑袋充血,纤腰顶在木桶边上一撞一撞咯得生疼,林灵尖著嗓子直喊不舒服,夏箫没好气的说,就你娇气身下却还是加快动作尽快了出来。林灵听著身後水花四溅,最後一下被狠狠撞在木桶上,然後腿心处就有热热的体流散开来。

    夏箫长出了口气,低头把林灵扶起来,看她微喘著靠在自己怀里,心想这澡也只能凑合洗成这样了。夏箫仔细帮林灵擦干身体,自己身上也胡乱擦了两下,然後抱著林灵回到床上。他从自己放到圆桌上的衣服里出一个白瓷小盒,接著抬起林灵一条腿架在自己肩上。

    林灵恼怒,一脚踹在夏箫的俊脸上。

    夏箫也佯怒道,臭丫头又欠了是不是

    林灵瞪著夏箫,眼底渐渐有水光聚集。

    夏箫忙说,好了,好了,别哭,我今天不碰你了。

    林灵心道不碰我你刚才是在干什麽殊不知在夏箫心中,那样草草了事只能算闻了闻味道,本算不上真正吃到嘴里。

    夏箫拧开盒盖,用指头剜出一块白色的药膏,我这是给你涂药,涂了药才好的快。说著一手拨开林灵两片娇羞紧闭的小花唇,一手把药膏抹在那道红肿的缝上。

    冰凉的药膏让林灵浑身一哆嗦,忍不住细声细气的叫道,啊~我自己涂,自己涂就好了呀,不要你涂。

    夏箫轻笑道,自己涂小丫头,你要把自己的指头伸进去吗

    林灵羞得满脸通红,别过脸去不理他。

    夏箫的手指在林灵腿间的嫩缝上磨磨蹭蹭的打著圈,手指不时陷进那道影里。等到林灵整个花心外部都润润的涂了一层药膏,夏箫又抠了一大块药膏往缝隙里面伸去。夏箫才刚把指尖伸进去,就被林灵颤抖著紧紧夹住,林灵的小手握上夏箫的手腕,你说嗯不碰我的啊~

    夏箫道,笨丫头,里面也伤到了,涂了药膏你才会舒服。

    林灵扭著身体,好凉啊..呜呜,你不要抠吗啊~不要啊。

    夏箫又开始坏笑,小**,大夫给你看病,你还流水,嗯夏箫把药膏一点点均匀涂抹在小的内壁上,那秘密花园的温暖柔嫩让他舍不得抽手,只能不断向深处探取。夏箫的手指灵巧的勾弄戳刺,眼神专注的观察著林灵小脸上不自觉的迷醉表情。突然,林灵咬著嘴唇哼了一声,夏箫手下动作一停,用指尖轻轻摩挲了一下那块软,然後了然一笑,原来小丫头的敏感点是在这里啊。

    夏箫用指尖轻轻刮了刮那块稍硬的嫩。

    林灵眼眶泛红的摇著头,不要啊,不要那里嗯~

    夏箫却刮得越来越狠,另外一手还溜到花缝上去找林灵的小花核,捏住後就立刻如同在洗衣板上大力揉搓衣服一样使劲虐待起来。

    林灵立时就喘不过气来了,她尖叫道,夏箫求你了,不要

    不要什麽

    不要揉,不要抠吗。

    不要揉哪里不要抠哪里

    .呜呜,好难过。

    跟我说,哥哥,你不要在我的小里用力揉啊,会流好多水。

    林灵只是摇著头继续哭。

    夏箫又猛地进去一手指,两指头揪住那一小块嫩狠命的掐,快说

    啊哥哥~嗯啊~哥哥,你你不要在我的.我的小里用力揉啊,会呜呜,会流水啊。

    夏箫甚爱此等污言秽语,他一脸满足的笑道,哼哼,小爷就是要弄死你个妖他刺进林灵小里的两指并不放缓动作,另外一只手的麽指还用著要挤烂的力道使劲按压林灵的蒂。

    林灵只觉全身的血都

    寒冰凝雪txt下载

    涌到了被夏箫狠狠虐待的花核和敏感点上,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啊好用力啊~啊~~~~她一时忍不住就在夏箫的手里哆嗦著泄了身。

    夏箫缓缓从林灵的小里抽离手指,看著流了一掌的水滴滴答答落在林灵身上,装模作样的惊叹道,啧啧,怎麽这麽多水

    林灵被夏箫弄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如在云端,小微微张著,甬道还在一吸一允的开合,夏箫把满是水的两手指塞到林灵嘴里,林灵就轻轻含住夏箫的手指用小舌头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舔著。

    夏箫不怀好意的问,宝贝儿,什麽味道

    林灵含著夏箫的手指不清不楚的回答,我不知道。

    夏箫又问,哥哥好不好

    林灵娇声道,不好。

    夏箫撩起林灵的小屁股拍了一巴掌,哥哥一手指就能送你飞上天,还不好

    林灵不依的扭著身体。

    夏箫把林灵捞进自己怀里,鼻子眼睛的满脸亲不够,我的小妖

    两人终於气息平稳以後,夏箫又找来了止血化瘀的药酒开始揉搓林灵青紫的手腕。

    林灵苦著脸道,这个我自己可以啦

    夏箫一边用药酒搓一边说,就你那点力气本搓不开药,而且你身上这麽多青青紫紫,你都能够的到吗嗯,真是叫自己欺负得很惨啊,肩膀上是昨晚把她推到墙角上的时候留下的捏痕;右上的牙印是刚才在水盆里咬的,看把这小傻妞吓的,找一百个男人在院子里干她拜托,他怎麽舍得至於两上深深浅浅的指印,那就太多了,算不清楚是什麽时候留的;她细腰两侧是自己在圆桌上抓住她往里顶时留下的,但这也不能怪他,谁叫她那麽紧那麽窄,他当时也被逼得满头大汗,手上能不使劲吗;大腿内侧红红的破皮是因为刚才在澡盆里抽的太快磨破的;腿上的捏痕是昨晚自己站著时捏的,至於屁股上这个深红的手印,是刚才自己顶著她在浴缸里泻时抓的,这丫头的屁股长得又白又翘,真是欠夏箫的眼睛只在林灵的娇躯上逡巡,揉搓手腕的动作不由得暧昧起来。

    林灵看著夏箫渐渐又从人形幻化成一头留著口水的大野狼,只觉欲哭无泪,天哪,又来要来了

    两人从中午开始洗澡、抹药,等到再穿好衣服已是傍晚时分。

    夏箫叫人抬走澡盆、拖干地上的水渍,林灵心虚的坐在圆桌边不敢抬头,洗澡怎麽可能洗的满地都是水,叫那些女怎麽想。

    很快桌面就摆上了热菜,夏箫心情不错的喝了口酒,傻丫头,吃点东西,你都饿一天了。

    林灵原是不想吃饭,可她想想今天中午自己沈默抵抗的後果,知道如果不吃这混蛋多半又要说什麽哥哥喂你之类的恶心话,那时反倒难受,於是默默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两人吃完饭,夏箫故意逗弄林灵和他说话。不过夏箫虽然能在床上欺负林灵年幼无知,有本事让她乖乖就范,可下了床的林灵转眼就是一副冷若冰霜、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任夏箫怎麽哄,都只是爱理不理的。夏箫无奈,不过好歹人已到手,再怎麽样也还有大半年可以和她磨,也就不十分逼迫。夏箫在林灵屋里待了大半个时辰,然後亲了亲林灵的脸蛋,嘱咐她早点休息,就起身离去了。

    林灵坐在圆桌旁,直到蜡烛燃尽也没有上床。她当然怨恨夏箫,他怎麽能这样欺负她可让她迷惑的是虽然夏箫对她那麽可恶,让她那麽疼,可她就是能感觉到夏箫其实很宠她。她不知道自己怎麽会有这样的想法,别的女孩子碰到这种事情会怎麽反应反抗不了是该去寻死吗,可是又不是她的错,她为什麽要去死而且她和李逸扬都拉过勾了,她要回去见他的。林灵默默地抹了抹眼泪,扬哥哥你会嫌弃我吗不会的,是不是我们认识了十五年,不会因为这件事就什麽都变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