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又是清明(H)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从此以後,夏箫日日都要到林灵这里点个卯。夏箫对林灵本不想一味强逼,可无奈自从那晚强要了她,自己不管再怎麽曲意奉承,费尽心思的想要博这小丫头一笑,林灵始终是冷颜以对。两人的关系还不如林灵刚进的那段日子。

    转眼又到了清明节,夏箫提出要带林灵出踏青。

    林灵道,私带天女出不是有罪吗你怎麽随随便便就要带我出去

    夏箫说,如果哪个女太监敢私自把你带出去自然是有罪,但我带你出去有谁敢来跟我问罪。

    林灵心道看来我连上次你带我出的情也不用领了,她说,我不想出去。

    我带你去的地方你肯定喜欢。

    不去。

    夏箫坚持要去,林灵执意不肯,两人正争持的没个开交,外面一直沈著的天就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夏箫只得作罢,可他七皇子打小也是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主,这些天在林灵这里白白赔著笑脸得不到一点回应,心中早已有些不耐。今日又不遂了心意,不由得脸色一沈,哼了一声抬步走人。

    以前夏箫最是个皇里待不下的,尤其是他十八岁在外建府以後,十天里也未必在里待上一天,如今来了个林灵倒是把他拴住了。雨断断续续的下了一天,至晚方歇,到晚上夏箫没了脾气又往林灵住处走去。进了院子女却说林灵傍晚时分就去青园逛了,这会儿还没回来。

    夏箫点点头就朝青园走去。皇里这类园子多得很,普通些的地方女太监闲了也能随便逛,那几个有数的好园子就只有皇族才能进去。夏箫想起珍禽园里放养了许多仙鹤孔雀,林灵没准喜欢,下次可要带她去看看。

    青园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现在天又黑了,夏箫转了好一会儿才在湖边见到林灵。

    夏箫悄悄走过去,只见林灵正坐在一块青黑的大石头上,一手抱著那只黑眼圈的小猫,一手轻抚在小猫头上。她神色怔怔的望向漆黑的湖面,望著望著突然就有大滴的眼泪从她的眼角滚落下来。此时月色凄清,更映得林灵在湖边的身影单薄哀伤。

    夏箫心中一恸,想起了自己去世十余年的生母潇淑妃。从他懵懂记事起就知道娘亲是最爱哭的,在他六岁时有一天午睡起来出了房门就看见娘亲看著回廊上的鸟笼发呆,过了一会儿萧淑妃抬手把一指头伸进鸟笼里,那金丝雀看见她的手指只轻轻啄一下就把脑袋扭到一边去,萧淑妃的眼泪就怔怔的掉了下来。还是小孩子的夏箫跑过去抱住潇淑妃的腿,娘,你为什麽哭潇淑妃却只摇摇头让女把他带出去玩,小夏箫被女牵著手往前走还一直回头看,可潇淑妃却再没看过她儿子一眼,只是站在鸟笼前用帕子捂著脸呜呜咽咽的哭,消瘦的肩膀抑制不住的轻轻颤抖。就算夏箫只是个小孩子,他也能感觉到他的娘亲是多麽的无助和哀伤。後来潇淑妃的身子越来越差,一年里倒有十个月都在病中,房间里永远弥漫著淡淡的草药味。夏明帝天天都来探她,拉著她的手低声劝慰,潇淑妃只虚弱的笑著说,请皇上不必为臣妾挂心,臣妾只是小病,很快就会好了。潇淑妃死前瘦的只剩皮包骨头,曾经倾城的美丽容颜都瘦的脱了形,小夏箫简直快不认识自己的娘亲了。病重的潇淑妃用竹节般的手指拉住他,流著眼泪说,我可怜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後来夏箫长大了,他还是不明白他娘亲为什麽总是哭得那麽委屈哀伤,夏明帝这样宠爱她,一个女人到底还求什麽午夜梦回,夏箫每每梦到娘亲的时候,萧淑妃的形象总是那个在回廊上用手帕捂著脸、肩膀不住抖动的瘦弱身影。如今见到林灵这样,夏箫只觉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与恼怒。他没办法欺骗自己,一个女人这样哭只能说明她是真的不开心。

    夏箫走到林灵面前,冷冷问道,你哭什麽

    林灵突然见到有个人影从眼前冒出来不由唬了一跳,忙擦干眼泪道,你怎麽来了

    我问你哭什麽

    林灵见夏箫语气不善更是不乐意好言好语的回答,她说,关你什麽事,我想哭不可以吗

    夏箫说,林灵你是不是觉得特别委屈

    是

    夏箫被呛的一时无话可说。是他强迫她,偏偏还来问她,她怎麽可能回答不是这丫头,就算对她再好又怎麽样,她何曾放在心上过。

    夏箫忍不住酸溜溜的说,你不会还想著明年出嫁你的扬哥哥吧

    林灵没说话,在小猫头上的手却不由得一紧。小猫喵呜一声从林灵腿上跳下来,往假山那边蹿了过去。

    林灵起身要追,咪咪,你回来啊。

    夏箫抓住林灵胳膊,你和我都这样了,难不成还想著要和李逸扬双宿双飞

    林灵一把甩开夏箫的手,干脆答道,正是

    夏箫眼睛冒火的说,不可能你别妄想,想和他在一起,除非我死

    倒贴ok?吧

    林灵怒道,想要我和你在一起,除非我死

    夏箫咬牙切齿的说,林灵,总有一日我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若不如此,我妄生为人

    林灵冷笑道,妄生为人原来你是人啊我只当你是禽兽。

    禽兽我在床上对你还不够温柔林灵,从你第一次到现在,十来天我都没碰过你,千娇万贵的侍候著,你以为男人禽兽起来就这种程度

    林灵脸上一红,推开挡在她面前的夏箫,起身就要离开,我回去了。

    夏箫再次抓住林灵的胳膊,眼中墨色浓郁,回去你急什麽。

    清冷的月光静静照在夜幕沈沈的青园里,林灵仰躺在湖边青黑色的大石头上哭泣著扭动身体,她说,夏箫,不要,会来人的

    夏箫心想这麽晚除了你个小傻妞谁还会跑到这园子里,嘴上却还故意吓她,来人更好啊,来好好看看你这小妇发情的样子。

    林灵笔直修长的双腿搭在夏箫肩上,夏箫衣衫整齐,两只大手正拢在林灵的私处随意亵玩,看著林灵的口渐渐有花蜜淌出,就一手解开裤带迫不及待的把**释放出来,用手扶著在林灵的花缝上来回磨蹭,想多沾些蜜。

    林灵躺在冰凉的石面上,花心处顶著夏箫火一般的龙,一冷一热之间浑身就起了层细细的小疙瘩,雨天温度本来就低,夜里风又大,林灵马上就打了个喷嚏。

    夏箫哼道,冷了小蹄子,我这就让你热起来。说著握住硕大的器就往花心捅去。蛋大小的头进入的瞬间让林灵的身体真切的回忆起那天被生生劈开的痛楚,顿时紧张的僵在了那里。

    夏箫懊恼的骂道,妈的你这是什麽毛病,每次都夹得死紧,给我放松夏箫这一下用力只有头顶了进去,整个龙都卡在了外面。

    林灵只觉被夏箫头顶开的地方撕裂般疼痛,她害怕的喊道,我不要,我不要了

    夏箫吸著气说,你不要这麽紧张,就不会痛了。

    林灵摇头,你骗人你出去。

    不骗你,只有第一次会疼。

    呜呜,你出去。

    出去是不可能的,你放松

    呜呜呜

    夏箫被她挤磨的发狂,只得硬生生的全部顶了进去。林灵惨叫一声,小脸痛的一丝血色也无。夏箫这又心疼了,之前要好好惩戒她一番的怒气霎时烟消云散。他忍著想要开始抽的冲动,俯下身亲吻林灵流泪的双眼,小宝贝,别哭。哥哥已经进去了,不会再疼了。你感觉一下,哥哥正被你舒舒服服的包著呢,你知道哥哥在你里面是什麽感觉吗他说著拿起林灵一葱尖似的手指含在自己嘴里吸允,宝贝,就是这种感觉。

    林灵的注意力不由得被夏箫的话所吸引,她看著自己沾满唾的手指,身体里面清晰的感受到夏箫那大的子是怎样被自己吸吮的林灵脸上一红,把指上的唾都抹到了夏箫衣服上。

    夏箫坏笑著又抓住林灵的两只房开始揉捏,继续凑在林灵脸上说,宝贝儿你的这对子是我过最白最嫩的一对,就是小了点,你看我一只手就能玩两个。这麽小,将来我儿子不是要挨饿不过这对小兔子软的要死,就是我儿子我也舍不得给他碰,以後找妈算了。嗯宝贝儿,我好好给你揉揉,说不定还能长大点。林灵听他满嘴胡言乱语,心中又羞又恼,却又奈何不得。

    夏箫看林灵身体已不再那麽紧绷就开始悄悄抽动起来,林灵立刻抗拒道,不要,疼。

    夏箫把力道放缓,不疼,宝贝儿,你感受一下,真的疼吗

    林灵不依的说,疼吗,就是疼

    夏箫无奈,还疼啊,那你稍微忍耐一下好不好,哥哥这麽爱你。说到这里夏箫自己也是心念一动。爱她吗反正是很喜欢她属於自己的感觉。

    夏箫紧紧搂住林灵,下体继续慢慢抽动,摩擦引起的不适似乎在渐渐消失,林灵那里开始越来越润滑起来,夏箫发觉抽容易些了就笑著问道,宝贝儿,还疼吗

    林灵扭头不答。夏箫瘦的臀部挺动的幅度越来越大,静谧的春夜只能听到两人交合的啪啪声。

    夏箫一边挺动一边说,宝贝儿,去年清明你撞到我身上的时候,再想不到今年清明节会被我压在身下干吧

    林灵在如海浪般沈沈浮浮的**中想起去年的清明节,她和李逸扬、程浩然、江磊、顾小米一起去柳荫坪踏青,她还很开心的放风筝、荡秋千现在想来简直恍若隔世。林灵心中难过,开始伸手推拒夏箫。

    夏箫只当她害羞,一把攥住她双手放到嘴边亲吻啃咬,後来我在暖香阁里见了你就很是喜欢,不过那时我以为你是个干扁小子,多少有点倒胃口,直到脱了衣服见到你这对宝贝儿,我别提多高兴了。他说著放开林灵双手,又抓著她娇嫩的椒开始亲吻,当时我就想好了,早晚非把你整个儿吃了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