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在动物园逛街才是正经事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事毕,夏箫抱著林灵回祈福殿偏院。

    到了院门口,林灵坚持要自己走,夏箫不许,林灵就在他怀里小猫一样又抓又踢,夏箫无法只得放她下来。夏箫陪林灵回到房里,直到看她躺下才在她额上亲了一亲,自回寝歇息去了。

    第二天夏箫早上醒来就躺在床上回味了半天他和林灵在青园的交合,虽未十分尽兴,可也别有一番情趣。他索早饭也不吃,打算过到林灵这边和她一起吃。

    进了院子,女说林灵还在睡,夏箫就轻轻推门进去。近得床前一看,却见林灵脸颊赤红、呼吸急促,夏箫忙伸手去她额头,果然一片滚烫。夏箫心知必是昨夜受了风寒,心中懊悔自己太过莽撞,忘了这小丫头身子弱。急忙宣了太医进来,果然是风寒发热,女熬好药送进来,夏箫扶著林灵喝了药,到下午林灵身上温度稍退了一些,夜间便又烧的更厉害起来。夏箫又召来太医,太医也说不出什麽,只说风寒入骨、体内湿气滞重,慢慢喝药养病罢了。

    自打林灵病了,夏箫就留在祈福大殿偏院和林灵同食同住的贴身照顾。林灵喝了几日汤药,高烧退了胃口却又不好起来,每日稍吃些带油水的东西就悉数吐出来,熬了清粥她又嫌没味道不爱吃。整个人神恹恹的,吃不下睡不好,有时还阵阵的低烧。夏箫慌了神,把素日给自己看病的何医师从七皇子府召进来,要他细细诊治。

    何医生号过脉,夏箫把他带到外面问,她的病要不要紧

    何太医捻著胡须道,据老夫看,天女这病风寒作烧只是引子,她五内郁结一股愤懑之气,我看多半是惊恐交加、忧愁思虑过度所致,加上天生的气虚体弱,才发作得这样厉害。想是天女年纪幼小,在里住著想家了,可怎麽就内心郁结到这等地步

    何太医,我是问你她的病要不要紧惊恐交加、忧思过度这简直就是直指一切都是他害的。

    何太医忙道,老夫料是无妨,天女毕竟年纪轻,不至有什麽大损害。现如今这邪火发作出来,只能慢慢调养。切忌再受风寒,每日也要天女自己多想开些才是,病都是打这思虑过度上起的,小小年纪不该心思如此之重,於养生无益。

    女按著何太医的方子煎了药端进来,林灵烦的把脸趴在枕头上,怎麽又喝药啊,又喝药。

    夏箫说,何医师不同於那些一般庸医,你乖乖喝掉病就好了。

    林灵说,你当是哄小孩吗,喝完就好了。我看我这病是好不了了,这麽多天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夏箫不悦道,不许胡说。在夏箫记忆中他娘病时就是这样大夫都说没什麽大碍,可潇淑妃却只熬了一年多就去世了。虽然夏箫知道林灵不至到那等田地,何太医也说无妨,可他就是听不得林灵说这样的话。

    林灵虽然抱怨,药还是要喝的。夏箫现已知她吃完药习惯吃些零食,见她喝完水就递了零食盒子过去,林灵挑了颗九制陈梅放进嘴里,然後躺回床上,这个何医师不就是上次给我看病的那个吗。

    夏箫知道林灵说的上次是她下巴掉了的那次,於是笑道,何止那一次,你还见过他一次。

    林灵奇道,哪有

    在外你脖子上被我刺了一剑那次,给你包扎伤口的也是何太医。

    林灵听夏箫这样说才恍惚记起当时是个白胡子老头给她上药包扎的。不过她流了那麽多血,心里害怕的要死,怎麽还可能注意到是谁给她看病。想一想她自打认识了夏箫,简直就是厄运连连,不由得叹了口气,每天躺在这里,烦都烦死了

    夏箫知她病中烦闷,有心带她去园子里逛逛又恐她体力不支,想了想命下人抬了顶小软轿陪林灵来到了珍禽园。

    夏箫吩咐轿夫在门口等著,自己扶了林灵走进园内。

    林灵在房里闷了一个来月,此时一进园门见到园内草木茵茵,鸟鸣阵阵,心下倒也喜欢。

    夏箫蹲低身子,拍拍自己的後背,上来

    啊不要啦。

    快上来

    我自己走就好了,哪有那麽娇气。

    你还不娇气不过在外面做一次就给我病到现在。

    林灵脸上一红,我不逛了

    唉,别生气啊,你看你整日在屋里待著,病怎麽会好,总得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这园子里到处爬高上低的,你吃得消吗又没有别人,快上来。前面有只洗衣盆那麽大的乌,我带你去看。

    林灵犹犹豫豫的爬上了夏箫後背。

    夏箫拍了拍林灵的屁股,直起身子说,这才乖。

    林灵无法,只得紧紧搂住夏箫的脖子。

    珍禽园中山石繁杂,夏箫背著林灵一会儿下石梯一会儿上假山的很是辛苦,但因为是林灵,再辛苦些他也愿意。

    那只洗衣盆大小的乌养在一弯浅浅的水池里,池面上有多块平整的石头相连可以让人踩著过去,乌有时也会爬到

    倒贴ok?帖吧

    石面上晒晒太阳。

    夏箫背著林灵走过来的时候,那只大乌正懒洋洋的趴在其中一块大石头上。

    林灵惊叹道,哇真的像洗衣盆那麽大

    夏箫把林灵从後背放下来,林灵踩著石块走到乌跟前去看。

    乌本就是水陆两生的动物,今日它看阳光正好,就整个身子趴在石头上,把脖子和四肢都翘著伸展开来充分享受阳光。

    林灵蹲在乌旁边,捂著嘴嘿嘿的笑。

    夏箫走过去揉了林灵脑袋一下,傻笑什麽

    不是,你看它浑身都翘著累不累啊,不就是想把平时晒不到阳光的地方多晒晒呗。你说我要是帮它翻过来,它不就能舒舒服服的晒了吗

    这园里的动物是由人饲养的,本就不十分怕人。大乌虽见夏箫林灵两人都蹲在它跟前,也只是不在意的继续晒太阳。

    夏箫点头道,你想得很是,就看你能不能翻动它了。

    林灵还真的伸出手比划著从哪里入手。

    夏箫道,仔细挠到你,它爪子上的指甲很长。

    林灵说,嗯,我知道。考虑了半天,林灵决定抓住乌中部的壳把它翻过来,这个位置它前爪後爪都够不到,就算乌指甲锋利也是无可奈何。林灵试探著用手抓住壳中部的边缘,说时迟那时快,乌看似笨拙的前爪灵活的向後一弯,一爪挠在了林灵手背上。

    林灵呀的一声把手抽回来,手背上清清楚楚三道红色划痕。虽然伤口很浅也没有流血,林灵还是不高兴的叫道,夏箫,你为什麽不告诉我它会挠我

    夏箫无奈,我又没有翻过乌,怎麽知道它这乎乎的爪子会这麽灵活。

    你看都挠红了~

    夏箫笑道,好,哥哥给你出气死乌,欺负我家灵儿是吧,看我不收拾你。灵儿起来。

    林灵依言站到一边。

    夏箫前後观察了一下,然後点头道,也只得如此了。说著用脚尖挑著壳边缘用力上翻,乌凌空翻了个跟头,四仰八叉的翻在石面上。因为这只大乌体重不轻,夏箫这脚没少使劲,乌被摔的七荤八素,四肢和脖子都滑稽的在空中划来划去。夏箫和林灵大笑不止。

    大乌很是被取笑了一会儿,最後还是用脑袋顶著石头,脖子用力的翻了回来。翻过身後它立刻钻进水里,心道不和你们两个小辈一般见识

    看完乌,林灵说要自己走走,但没走出多远就觉得乏力,两人就在湖心的凉亭休息了一会儿。林灵支著下巴看湖中的锦鲤成群的游来游去,心想这个地方可真漂亮,可惜扬哥哥他们都来不了。出了凉亭夏箫就不许林灵再自己走,仍旧蹲下背她。两人在园子里整整逛了一上午,见到许多动物,有林灵以前见过的也有没见过的,夏箫说有些动物是番邦进贡来的,也只有这里才能见到。

    眼看到了晌午,夏箫背著林灵走在一条树荫满满的幽静小道上,此时凉风习习甚是舒爽。

    林灵拍拍夏箫的肩膀,你看,那棵树上有只小猴子。哎~跑了。

    夏箫笑道,我背上就有只小猴子,见到别的猴子我也不稀罕。

    林灵捶了夏箫一下。

    夏箫默默背著林灵走了一会,突然开口道,灵儿,就这样永远和我在一起不好吗

    林灵一怔。

    夏箫没有停下脚步,依旧背著林灵往前走,我会一直对你好,不会欺负你。夏箫的话里是难得的诚恳,林灵不是听不出来。

    好吗灵儿

    林灵吸了一口气,沈声道,不好。

    夏箫停下脚步但没有回头,林灵看不到他此时脸上的表情。

    林灵鼓起勇气继续说,夏箫,我不喜欢你,在里我没办法,以後我的未来里肯定没有你。

    夏箫并没有发怒,只是淡淡的说,那你的未来里有谁,李逸扬吗你就真那麽肯定,事到如今他的心意不会变

    林灵咬了咬嘴唇,我相信他不会变。就算他变了,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我一定会离开。

    离开你要去哪

    世界那麽大,总有我想去的地方。

    我知道你不喜欢待在里,一年以後我也不会拘束著你,你想要什麽我都会给你,好不好

    不好。夏箫,我说了我绝不可能和你在一起因为你从来没给过我选择的机会,所以你永远不在我选择的范围之内。

    夏箫沈默了一下,林灵,我答应你,如果一年以後你还是想离开,我不拦著你。但这一年你不要那麽难过,不要总是哭,好不好我从来没想要让你哭。

    林灵没有说话。

    灵儿,我不求你对我怎麽样,我只想你开心些。你总这样不开心,病也不会好,是不是

    林灵不知该怎麽回答,夏箫叫她名字的时候语气太过温柔,让她连一句狠话都讲不出来。林灵只能搂住夏箫的脖子,把脸深深埋在他的颈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