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试探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晚宴还在继续,林灵却更加食不知味。好不容易熬到戌时,皇帝和皇後回休息去了,留下皇子们自在叙话。林灵也坐回到自己的小食桌旁,皇子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喝酒谈天,也没人理林灵。林灵无聊的看著那些歌女在她面前舞来舞去,瞌睡虫都爬上来了,她见夏箫正和旁边的两位皇子你一杯我一杯喝的高兴,索起身偷偷溜出了大殿。

    殊不知她一起身,夏箫就放下了酒杯。

    八皇子夏宇笑道,七哥就宝贝成这样,还怕丢了不成

    夏箫的眼睛一直跟著林灵走出了大殿,他站起来说,你们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说完也不顾夏宇他们奚落,紧跟著林灵走了出去。

    林灵从没来过这处殿,也不好意思向外面的女太监问路,只一个人信步而行。林灵看著这边的殿比自己住的地方雄伟许多,想来该是皇正殿了,走了一会儿她看见前面有处回廊倒还清静就走过去坐下。林灵把头歪在一边的柱子上,看著天上一轮弯弯的月牙,叹了口气。

    叹什麽气

    林灵回头去看,正是夏箫。

    林灵道,你出来作什麽

    夏箫在林灵身边坐下来,那你又出来作什麽

    里面太气闷,我出来透透气。

    不喜欢参加宴会

    林灵反问,难道你喜欢

    我们兄弟平时也难得聚齐。

    林灵又懒懒的把头靠回到柱子上,都这麽晚了,怎麽还不结束我要饿死了。

    夏箫揉揉她的脑袋,来参加晚宴居然要饿死,倒也稀奇。

    我在那里面没胃口。

    你怕我父皇

    他是皇帝,谁不怕。而且吃饭本是一件享受的事情,那麽紧张戒备的吃,我宁可饿著。

    夏箫摇了摇头,要是人人都像林小姐这样有节气,怕真要饿死不少。

    林灵进这段时间虽然接触的人事有限,也渐渐知道这里虽然锦衣玉食,却有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苦处,所以也并不反驳他,想了想说,因为我不是里的人,所以不喜欢。你出生在这里,自然和我不同。

    夏箫叹了口气,我又何尝喜欢待在这里。外面大户人家的子弟还有争夺家产的,更何况这里。我七八岁被送到养心殿,天天都和皇後、二皇子一起吃饭,每顿饭都是提起神小心防备的。我若像你说的是不是早该饿死了

    夏箫,你是皇後生的吗

    不是。

    那你为什麽要跟著皇後吃饭,你自己的娘呢

    我娘去世了。

    林灵默然。她第一次感觉到这个恶形恶状的七皇子也有他不示人的可怜之处,她忽然就想伸手握住夏箫的手,想了想却终究没伸出去。

    夏箫却又突然不正经的捧住林灵的脸蛋,宝贝儿你今晚真美,我都不知道你还是个小才女。不若同我放眼天下,且歌且行。这词是你写的吗

    林灵脸上微红,拍开夏箫的手,你再这样,我走了。

    夏箫笑著在她嫩嫩的脸上拧了一把,这麽爱脸红。说著站起身来,我先回去了。你坐一坐也回去,再等一会儿估计就散了。我现在就叫人给咱们备些粽子,我们好回家去吃。

    林灵听到等会儿有粽子吃,嘴角忍不住露出盈盈笑意,知道啦,我坐一会儿就回去。

    夏箫俯身双手握在林灵肩上,宝贝儿,今晚辛苦你了。你不喜欢这些,以後我尽量不让你烦这些事。不管你想要什麽不想要什麽,只要你跟我说,我都愿意尽量为你做到。明白吗他说完在林灵额上印下一吻,这才起身离开。

    林灵只觉额上被夏箫亲吻的地方烫的厉害,她看著夏箫走掉的背影,忍不住用手指轻轻抚在自己额上,默默出神。

    谁知没一会儿功夫却又有脚步声从林灵身後传来,林灵回头道,你怎麽又回来了

    来人不是夏箫,而是刚才晚宴里的某位皇子。

    林灵慌忙站起来,呃,她想不起来是哪位皇子了。一下见到**个生人她如何记得住,林灵只好很尴尬的冲某皇子微笑。这位某皇子皮肤白皙相貌端正,但给人的印象却有些沈。

    某皇子开口道,天女是嫌宴会烦闷,所以出来逛逛

    不是,就是出来透透气。

    某皇子掸了掸衣摆坐到夏箫刚才坐过的位置上,林灵不好意思再坐下来,只好站在他身旁。

    天女可是练

    花千骨小说txt下载

    过武剑舞的不错。

    小时候练过些基本功,算不得学过武。

    天女请坐啊,某皇子抬头看著林灵,你在我面前很紧张

    没有。林灵和某皇子稍微拉开些距离坐下。

    你今年多大年纪

    十六岁。

    天女年纪虽小却已经很有魅力了,谁都看得出我七弟很迷恋你。

    林灵无话可答。想来她和夏箫的事在里已是人尽皆知,但他们毕竟不是什麽光明正大的关系,她不明白这个人这样问她是什麽意思。

    某皇子继续说,其实不只是七弟,连我都很欣赏天女。我想美丽的女人天生都会善加利用自己的优点,天女你说是吗

    林灵,

    某皇子看林灵一副傻呆呆的样子,不著痕迹的皱了下眉,我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不是只有夏箫一个选择。选我,怎麽样

    林灵,

    他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天女也进一段时间了,我想不会到现在都看不清楚形势利弊吧

    某皇子脸上有些不耐的神色,天女,我在等你的回答。我再说一次,你要什麽,我都能给你。

    你要什麽,我都能给你。这话夏箫也和她说过,但和这位皇子说起来完全不是一个味道,林灵凭著女的直觉就知道这个男人本不是真心喜欢她。

    天女

    你是谁

    这次轮到某皇子呆滞了,他堂堂大夏国二皇子夏越,德仪皇後的唯一子嗣,这个女人居然问他是谁

    其实林灵对这些远离她生活的廷人物从来没什麽兴趣,而她对没兴趣的东西一向有著过目就忘的好本事。当初夏箫把名字告诉她,她还不是本不知道大夏国的七皇子姓夏名箫。

    二皇子夏越脸色有些不悦,天女这是开什麽玩笑你不知道我是谁

    刚才那麽多人,我记不住。

    我是二皇子夏越。夏箫怎麽会迷恋这麽蠢的女人

    二皇子,您好。您在这儿慢慢乘凉吧,我回去了。林灵扭头就要走。

    站住。林灵觉得这个二皇子说话的腔调凉飕飕的很有气势,有那麽几分像他的皇帝老爹。林灵听他在背後这麽一喊竟是心里一怯,想了想还是转回身来。

    夏越一言不发的盯著林灵,林灵瞬时毛骨悚然,有种被猫盯上的老鼠的感觉。

    夏越缓缓开口道,年纪小难免不切实际,天女不会以为我七弟还没成婚,你跟著他就能有什麽结果吧作人要清楚自己的身份,别以为他现在喜欢将来就会娶你,退一万步讲,就算他愿意,我父皇也不会答应。以你天女的身份他连留你作妾都留不得,你以为你又能得到多少好处跟著我不比跟著我那浪荡的七弟强我这也是为你好,你不要白白被他骗了去。

    林灵在心里叹了口气,她真是受够了这些心思复杂的皇子们。林灵道,二皇子,我不是你说的聪明人。我明年就要离开了,请你不要为难我。

    你的意思是完全不考虑

    没什麽好考虑的。

    夏越笑了,林灵第一次看见夏越笑,只觉他笑起来整个人更加森可怖,夏越慢慢的说,天女对我七弟真是死心塌地啊,对我的心意就完全漠视了。

    林灵不说话。

    女人最要不得的就是愚蠢和感情用事。你知不知道得罪我的後果在这里哪怕只待一年,站错了位置也会死的很惨,我希望天女回去可以好好想清楚。

    林灵心中的怒火噌噌的往外冒,她朗声道,我不用回去想什麽二皇子,到现在为止你连我的名字都没问过,居然还和我说什麽心意。公主我已经得罪一位了,再加一位皇子也没什麽

    林灵言毕扭头就走,她能感觉到夏越冷的目光一直盯在她後背上,但她告诉自己气势上一定不能输,於是就後背挺直步伐坚定的一直走出了夏越的视线范围。

    林灵回去的时候看见夏箫正在大殿门口等她,原来晚宴已经散了。夏箫道,怎麽这麽久才过来

    林灵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夏箫吩咐下人把轿子抬来,这时夏越走了过来。

    夏箫说,二哥,宴会已经散了。

    夏越点点头,那正好,我也想回去了。

    林灵觉得这个二皇子离她近一些她都浑身不舒服,於是只当不认识一般把脸扭到一旁。夏越倒也没看她,和夏箫打了声招呼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