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温柔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睡到後半夜的时候,林灵悄悄起身迈过夏箫想要下床。

    林灵动作不大夏箫却还是醒了,他一把抓住林灵的手腕,你要去哪夏箫嘴上不说,但心里对林灵还是很紧张,就算她发过誓说再不离开,他也不放心。

    林灵答道,如厕,这麽晚还能去哪

    林灵披了件衣服就出去了,夏箫等她回来躺好才放下心来继续睡。可林灵在他旁边隔一会儿就翻个身,本不像要入睡的样子,夏箫问她,怎麽了睡不著

    林灵低低哼了一声,也不答话。

    夏箫转过身来,是不是不舒服

    林灵低声答道,我肚子有些疼,没事的,你睡吧。

    好好的怎麽肚子疼我去把何医师叫过来。

    林灵的声音听起来虚弱无力,别麻烦了,等明天就好了。

    夏箫掀开床幔,借著月光他看见林灵捂著肚子整个人在床上蜷成一团,小脸上的表情苍白痛苦。

    夏箫坐起身穿上外衣,怎麽就疼成这样我现在就去把何医师叫来。

    林灵拉住他的袖子,我都说了没事,大半夜的你折腾什麽,让我清清静静的躺一会儿不行吗

    夏箫还是要下床,你稍微忍耐一下,我马上就把人叫来。

    林灵急道,夏箫,你别去啊,我只是来了月事。

    夏箫这才放下心来,又细细看她脸上的颜色,想了想开口问道,那要怎样你才能舒服些

    你给我倒杯热水吧。

    夏箫了桌上的茶壶,里面的水早凉了,他出去吩咐丫鬟烧了热水,然後拿著杯子扶起林灵小口小口的喂她喝,夏箫看林灵痛的连嘴唇都有些发白,心中十分不舍,怎麽就疼成这样每个月都这样吗

    林灵有气无力的摇摇头,今天特别疼,下午不该吃那些凉葡萄的。

    知道不该吃你还吃,搞得现在这麽难受。

    我那个一向不准,我也不知道啊。

    夏箫看她疼成这样终究不放心,到底把何医师叫了过来。

    何医师仍是那副和蔼慈祥的模样,他给林灵把了脉,又细细问她症状。林灵只觉小腹处冰冷胀痛,身上不停地冒著虚汗,疼的五脏六腑都跟著难受,嗓子里也一阵阵的恶心,何医师问什麽她本就不想答话。

    何医师也就不再多问,转身跟夏箫说,七皇子,林小姐并无大碍,她现在来了葵水吃那些止痛的汤药也不好。林小姐天生有些血虚之症,这两年她自己也未免太不知保养了,要调养可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依我看还是等明後天林小姐有了神,我再细细的号脉问诊,等她这次葵水去了以後再开始吃药调理才好。

    夏箫看林灵仍是在床上皱著眉头蜷成一团,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她这样真的没事

    林小姐这痛经之症应该也不是一回两回了,现在她正不舒服,再强要她喝药,只怕更是难受。倒不如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应该就好些了。今晚喝些姜糖热水,注意小腹和後腰不要受凉。

    夏箫叫丫鬟熬了姜糖水,亲自侍候林灵喝下,又找来一个小铜捂灌上热水用毛巾包好放到林灵手里,自己也脱掉外衣躺了下来。夏箫从後面搂住林灵,温热的大掌从她的衣角处钻进去,力道适中的揉捏她酸痛冰凉的後腰,低声的问,这样舒服些吗

    林灵虾米一样的弓著身子,怀里抱著温暖的铜捂,夏箫的大掌在她腰上体贴的揉捏著,林灵的眼泪忍不住就扑籁籁的落了下来。

    夏箫手上动作一停,乖,怎麽又哭了,很疼吗

    林灵摇头,不是。嘴上这麽说著,眼泪还是不停地往下掉。

    我还是叫何医师现在就去煮药吧,这麽疼一晚上怎麽受得住。

    林灵回过身来看著夏箫,我都说不是了。我是想起以前在外面的时候,我一个人住在客栈里,冬天晚上很冷,整间屋子只有一个小小的炉子到後半夜还熄灭了。我当时肚子很疼,想喝杯热水都没有,那时候觉得自己特别可怜,忍不住就躲在被子里哭了起来。现在想一想,真是挺傻的。

    夏箫叹了口气,俯下身子在她脸上轻轻吻了一下,你叫我说你什麽好。

    林灵的眼睛红红的像只小兔子,夏箫其实最怕她这幅可怜兮兮的样子,只能不胜怜惜的把她搂在怀里,大掌绕到她身後继续给她揉腰,甜言蜜语的哄她亲她,问她有没有觉得好一些;林灵肚子虽然还是很痛,但这样温柔的夏箫却让她的心渐渐偎贴了下来。林灵躺在夏箫怀里,听著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小腹里的疼痛感渐渐模糊,整个人安稳放松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林灵醒来的时候,她整个人还是被夏箫搂在怀里,凉

    受傲江湖小说5200

    掉的铜捂被扔在一旁,夏箫温热的大掌正严严实实盖在她的小腹上,他的姿势就好像在小心的守护某样宝贝。林灵心中暖暖的,静静看著夏箫离她极近的睡颜。

    夏箫长得很好看,他的好看和李逸扬不同,李逸扬的脸让人觉得文雅清静,夏箫的脸则给人感觉深刻而张扬。林灵的小手抚上夏箫的下巴,他的下颌线条优美而骄傲,微微翘著,中间还有一道小小的沟。不知怎得林灵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她和李逸扬两人悠闲的躺在城郊草地上看著天上的白云飘来飘去,李逸扬睡著了,她拿著狗尾巴草在他脸上扫来扫去,然後发现李逸扬眉间有道细细的凹痕,那时她心里就想老大怎麽就长得这麽好看,这条凹痕怎麽就这麽有男人味林灵的手指顺著夏箫的脸颊轻轻溜上去,细细拂抚过他墨黑的剑眉,深深的眼窝,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夏箫笑起来很好看,整个人看上去神采飞扬,只是他极少正经的笑,他总是在很坏的时候笑。林灵想起夏箫坏笑的样子,心中就好像被人揪到痒处般有些酸酸麻麻的异样,她轻轻摩挲著夏箫长了一层淡青色胡渣的下巴,痒痒的扎人。

    夏箫突然睁开了眼睛,漆黑如墨的眼珠看著林灵,眼中深邃的光亮仿佛能看穿她的心事一般。

    林灵脸上一红,心虚的把在夏箫脸上的小手藏到背後,你醒了

    夏箫挑眉,你脸红什麽

    林灵支支吾吾的说,我.我哪有脸红我没有啦。

    夏箫只笑笑的看著她,林灵的脸越发红的要烧起来。她推开夏箫,转身把热热的脸颊贴在被子上。

    夏箫从後面搂住她的腰,含住她羞得发红的耳垂,宝贝,你肚子还疼吗

    不疼了。你不要亲了吗,大早上的.

    夏箫在她脸上轻轻咬了一口,谁叫你大早上就红著小脸看我,嗯

    林灵心中慌乱难以应付,只得推托道,夏箫,我想喝热水,你去给我倒一杯水来。

    夏箫以为她仍是不太舒服,也就不再闹她,穿上衣服出去吩咐下人烧热水去了。

    林灵一个人躺在床上双手捂著口,心中小鹿乱撞怦怦直跳。

    转眼林灵在七皇子府已经住了一个多月,夏箫觉得她的脾气是越来越坏了。当年他们在里的时候,林灵虽然偶尔也闹闹小脾气,但总体来说还是乖巧可爱的时候居多;如今随便一件小事她却动不动就发脾气不理人。夏箫虽然宠著林灵,但这并不表示他就没脾气,几次他都被林灵噎的很想发火,可他心知林灵这样多半是因为自己强留她在身边,她觉得委屈才如此无理取闹,因此总还是耐著子好言好语的哄她。

    一天两人吃早饭的时候,桌上有一道凉拌瓜片,林灵说里面蒜放得太多,她不爱吃,又说以前她家厨子做凉拌瓜片的时候会放一点糖和醋,那样吃起来味道很好。夏箫答应著说叫厨房以後也改著这麽做,结果那天他事情一忙就忘了。隔了几天,厨房又做了一次凉拌瓜片,林灵只尝了一口就眉头一皱筷子一撂,夏箫,怎麽还是这麽多蒜呀,我不是说了我不喜欢吃这样的吗。

    夏箫道,我可不是忙忘了。连忙吩咐站在门口的丫鬟去把小雅叫过来。

    夏箫知道林灵很看重这个林府过来的婢女,因此对小雅也一向高看几分,一般事都不叫她做,只让她好好侍候林灵。

    一会儿小雅走了进来,夏箫说道,小雅,你去和厨房说一声,以後做凉拌瓜片的时候别放那麽多蒜。你家小姐想吃你们林府做的那种酸酸甜甜的瓜片,你去告诉厨房究竟要怎麽做,以後就都按著你们府里的做。

    小雅看情形多半又是林灵在发脾气,当著夏箫的面她又不好说什麽,只得答应著下去了。

    夏箫又拿起筷子,好了,我们吃饭吧。

    林灵仍是一脸的不高兴,我没胃口,你自己吃吧。说罢起身就要出去。

    夏箫看她这样心中难免有气,冷冷开口道,林灵,我知道你跟著我心里委屈,可你也不用什麽小事都拿来跟我发作吧不吃饭,饿的可是你自己。

    林灵听了夏箫的话身形只顿了一顿,最後还是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夏箫搁下筷子,一时也没了胃口。他这几天心中亦有些烦闷。以前他以为是夏越害死了林灵,他只想凭自己的本事给林灵报仇,如今林灵回来了,他也不想再这麽无休无止的和夏越斗下去。齐皇後的势力在朝廷基很深,他想要撼动其实不易,最近他谋划著要和太子合作一起除掉夏越,可惜太子生犹豫多疑,他的计划进展的很不顺利,他已经作出许多让步,太子对他却还是不信任。今天一早起来林灵又这样无缘无故的使子,夏箫只得草草吃了几口饭就出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