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书房里的狐狸J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进了十月天气越发冷了,林灵体弱畏寒,因此不大出门,只去天盛武馆见过江磊和顾小米两次。顾小米的肚子渐渐显了形迹,江磊对她紧张的要命,林灵看他们两个这样好自然也是高兴。无人处林灵偷偷问顾小米道,顾伯今年给了李逸扬几只紫灵芝,听说对治肺伤是极好的,他服了以後可真的好些了

    顾小米说,前两年李哥一到秋末就面色苍白咳的厉害,今年他虽也是咳,神倒像是好了些。不过李哥不常来这里,他家的生意很忙,这两个来月我统共不过见了他三四次。

    林灵听顾小米说李逸扬的病总算有了起色,这才放心一些。她又恳求顾小米有机会多劝李逸扬安心养病,不要为了生意太过忙碌。

    顾小米叹了口气,李哥每次见了我都问你现在怎麽样,每日做些什麽。我这样两头传话,真不知该说什麽好。

    林灵听了这话,只能默然不语。

    夏箫知道林灵怕冷,就把房里的火炉每日烧得旺旺的,还吩咐丫鬟要随时准备热水,林灵哪怕只是沾沾水洗一把手,都一定有人端著温水上来侍候。夏箫看她身子太过瘦弱,就命人探寻了几个一等的厨子收到府里,每日挖空心思给林灵准备各色菜式,顿顿饭都是花样巧滋补美味。林灵在外面待了这几年,瘦的下巴都只剩一个尖了,如今这样锦屋玉食的养了两个多月,两颊终於渐渐丰腴了些,气色更是粉嫩光泽惹人怜爱。

    时至初冬外面已是一片萧瑟景象,林灵在暖融融的屋内却还只穿著浅粉淡蓝的致纱衣裳逍遥度日,夏箫有时在外面很忙,但每每回到家里看见这只娇滴滴的小妖,就忍不住什麽都抛在脑後的搂住她细细疼爱一番。他也是有意要把林灵带坏,知道林灵喜欢看书就偏要找些坊间名家手笔的邪书画带回来给她赏玩。林灵本已不是懵懂少女,既尝了**滋味,再去看那些描写传神、笔法细腻的诗豔画,自是心中荡漾夜夜由著夏箫摆弄调教不提。

    所谓闲处时光易抛,转眼就到了十一月初。

    一日上午,夏箫正和几个心腹手下在书房谈事,林灵则歪在里间的一张软榻上看书,突然一个有几分熟悉的女声从外面传了进来,七哥,我贺你生辰来了

    林灵放下书,从软榻上坐了起来。

    又一个十分温柔的女声也开口道,七哥,你欢不欢迎我们

    另一个林灵没听过的男子声音笑道,小落,你对七哥这样好,他怎麽可能不欢迎。

    夏箫也笑著说,话全被你们说了,我还说什麽。都坐吧,怎麽进来也不叫人通报一声

    最开始进门说话的女子答道,是我不叫他们通传的。我听说七哥如今金屋藏娇,我特意来看看究竟的。

    夏箫笑著叫她别胡说,然後让几个手下退了下去。

    林灵听了听就明白是怎麽回事了,那个声音较高的女子应该是十公主颂琪,那个叫小落的女孩子自然就是乔落,至於另外那个男子是谁她就不知道了,想来多半是哪位皇子或者是夏箫的朋友。

    林灵隔著帘子又听见夏箫说道,今日是我的生辰,我竟然就忙忘了,多亏你们有心记得。今天我且不去管那些杂事,咱们兄妹几个好好聚聚。

    颂琪道,可不是呢,你成天只顾著和二哥斗法,理都不理我们。

    另外那名男子道,琪琪,你这张嘴啊,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也说,明明已经嫁了人却还这样,你和你婆婆也这麽说话

    颂琪道,老八,有你这麽说自己妹妹的吗

    此人正是八皇子夏宇,他啧啧叹道,老八也是你叫的

    颂琪笑道,那叫你什麽,八哥还是鹦鹉

    夏箫和乔落俱是笑出声来。

    夏宇摇头道,好,好,随你,爱叫什麽叫什麽。

    几人闲闲叙了几句,夏箫就说,我们去客厅坐吧,那里宽敞些。

    颂琪眼珠骨碌碌的转著,就我们四个人,这里坐不下吗又没到吃饭的时间去什麽客厅。

    夏箫道,我说什麽你就非要反著说,坐在这里又有什麽好

    颂琪说,你干吗不让我们坐这儿莫非你藏的美女就在这屋里颂琪极快的四处打量了一眼,起身就往里间卧房走去。

    夏箫抓著她的手臂不许她去,颂琪,你又没规矩。

    颂琪提高声音道,她还真在里面啊七哥,你太不像话了

    夏宇翘著二郎腿坐在靠椅里看好戏,乔落低著头稍显局促。

    夏箫知道颂琪和林灵素来不睦,现在让她看见林灵还不知要说出什麽话来,因此怎麽也不肯让她进去。

    颂琪见夏箫这样护著里面的人,心里越发生气,她一边试图挣开夏箫的手一边大声道,不就是那个叫林灵的女人吗,我又不是没见过,什麽天姿国

    倒贴ok?sodu

    色啊,看一眼能少块七哥,我看你是被她迷糊涂了吧父皇不管你,你就这样过分,难道你以後都不娶妻了,只和这个女人胡混

    林灵刷的一声拉开帘子走了出来,她看也不看书房里的几个人,只对著夏箫说,你们慢聊,我先走了。

    夏箫一看林灵冷著张小脸就要走,忙道,灵儿,你别生气.

    颂琪冷笑道,林姑娘,故人相见怎麽连声招呼都不打你舞的那手好剑,我可还记得清楚哪。

    林灵本已走到门边,听了这话只得转回身来。颂琪今天穿了件浅金绣边的华丽衣裳,四年前她们认识的时候颂琪的样貌还带著些许稚气,如今却已是十分的矜娇貌美,气势更是凛然高贵。林灵冷冷的说,什麽故人我不认识你。

    颂琪打量了林灵一眼,只见林灵今日穿了件淡绿色的绣花纱衣,外面衬了条轻烟色的收腰毛边夹袄,一头墨黑的长发未作任何修饰的齐腰披在身後,巴掌大的小脸上脂粉未施,却是眉不点而翠唇不画而红,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更是娇柔妩媚,白皙的两颊泛著健康粉嫩的红晕。林灵原也不是什麽大美人,但身上就是处处透著被人娇宠疼爱的痕迹。颂琪越看越是恼火,又听林灵这样说话,不由得柳眉倒竖起来,七哥你看你养的狐狸

    夏箫脸色一沈,颂琪你别太过分,她以後是你嫂子。

    颂琪瞪大眼睛看著夏箫,你跟我喊什麽,有本事这话你当著父皇的面说啊

    夏宇看情势不对,只得过来劝道,你们一人少说一句行不行,让小落看笑话。颂琪,咱们今天是来给七哥过生日的,你这样就不对了啊。

    颂琪跺脚道,你怎麽不说他当著外人的面凶我

    乔落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看也快到中午了,咱们这就去客厅吃饭吧。说著就拽著仍是一脸不情愿的颂琪走了出去。

    夏箫叹了口气,他这个妹妹啊。

    夏宇看了看站在门口的林灵,林姑娘,咱们这也算第二次见面了。

    当年林灵在里端午节夜宴上确实和夏宇有过一面之缘,林灵低身福了一福,八皇子,你好。我不去了,你们几个一起吃吧。

    夏箫看著她,灵儿,你不是不知道,颂琪她不懂事。不然,中午一起吃饭吧

    林灵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夏箫的眼神跟著林灵一路走到院门,直到林灵的身影出了院门再看不见,夏箫却还一脸忧虑的看著她离开的方向。

    夏宇笑道,颂琪说的还真没错,七哥你果然被迷糊涂了走吧,别光顾著你的小情人了,咱们家的刁蛮公主难道不要你哄

    夏箫皱眉道,都嫁了人还这个德行,以後早晚有她吃亏的时候。

    夏箫和夏宇他们一起吃了午饭,下午四人到名音茶馆听了一回戏,晚上又到酒楼吃了晚饭。吃完饭颂琪非要吵著继续玩,她今晚喝的有些多,抓著夏箫的胳膊夹缠不清的说,不许回去你回去不就是要陪那个小妖吗我不许你回去七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里所有的人只有你真心对我好,以前你都很关心我,经常陪我玩,可是自从你认识了那个坏女人,你就全变了你眼里再没有我这个妹妹了我们专门过来给你过生日,你就只想著回去,太过分了颂琪说著说著眼眶就湿了。

    夏箫扶住颂琪,无奈的说,颂琪,你怎麽这麽想,我永远是你七哥。好了,看你都醉成什麽样了,赶快回去休息。

    颂琪摇头道,不回去你也不许回去陪狐狸七哥,小落不好吗你怎麽就喜欢那个一肚子坏心眼的狐狸呢

    乔落一听这话羞得满脸通红,抓著颂琪胳膊的手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她嗫嗫著说,颂琪,你喝多了,胡说什麽。

    颂琪嘻嘻笑著看向乔落,我哪里胡说,你想什麽我还不知道

    乔落的脸更红了,颂琪,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夏箫只好装作没听见,他扶著跌跌撞撞的颂琪走出酒楼,叫夏宇送乔落回家,自己坐上马车把颂琪送了回去。颂琪嫁到夫家不过大半年时间,就这麽喝的酩酊大醉的回来,如果碰上刁难人的公婆只怕要给她脸色看,只是谁又敢对千娇万贵的十公主摆脸色。夏箫扶著颂琪一进门,立刻有两个丫鬟妥妥当当的安置颂琪进屋睡了。夏箫对颂琪的公婆和夫君解释道今天是他的生辰,他们兄妹几个高兴就多喝了些,都是他这个做哥哥的没照顾好颂琪,实该告罪。颂琪的公公官位不过侍郎,哪里敢说半个不字,恭恭敬敬的送夏箫出门去了。

    夏箫上了马车准备回府,想一想终归觉得不妥,到底还是让车夫拐到西市买了袋林灵爱吃的蒸饺带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