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再见程浩然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灵第二天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才醒,夏箫早就走了。林灵起床穿衣洗漱完毕,很快就有丫鬟把早餐送到她房里,告诉她七皇子正在和门主谈事情,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她如果觉得无聊可以去园子里逛逛。

    林灵吃过早饭走出房门,随意沿著一条道路信步走去。九华门的建筑气势宏伟式样不俗,不过终究没法和皇比,要论格局巧也不如七皇子府,不过林灵知道武林中人没那麽讲究舒服,人家追求的是武学造诣上的不断进。林灵走到一个院子门口,听见里面不时传出练武之声,她刚想进去看看就被人拦了下来,说这是练武之地,非本门中人谢绝入内,林灵只得作罢。

    九华门倚著九华山而建,林灵走了没多久就到了山脚下,她从一个侧门出来慢慢向山上走去。丹阳城虽地处南方,冬天依然十分寒冷,黄绿色的竹叶上偶尔还能看见点点积雪的痕迹。这片竹林一眼望不到尽头,林灵走的深了却似乎听见有破空之声传来,她停下脚步细细听去,心道莫非有人在竹林里练武如果是九华门的人为什麽不在练武大厅习武而要自己一个人跑到後山,莫非是什麽高手

    林灵踮著脚尖慢慢走过去,只见竹叶遮隐间有一名白衣男子正将手中银白色的武器使的翩若蛟龙出神入化。

    林灵刚想把竹叶拨开看个清楚,男子猛然一跃而起将手中的银钩直直朝她面上袭来。

    林灵大吃一惊脚下後错了两步,身子靠到一支竹竿上,伸手去到腰间的柳叶飞刀。

    距她面前不到三尺的银钩却突然抖了一抖,当一声落到了地上。

    程浩然倾城倾国的脸出现在林灵眼前,他那双总是半睁不睁的桃花眼难得睁得这样圆,薄而优美的唇抖了两抖,喃喃的叫了声林灵。

    林灵亦是一怔,半晌勉强挤出个笑脸,程浩然,你怎麽会在这里

    程浩然修长的手指不可置信的上林灵白嫩的脸颊,林灵,你没死

    林灵点头,是,我没死。

    程浩然似乎呆愣了片刻,然後才一把将林灵紧紧搂在怀里,闭上眼睛低头把脸埋在她发间闻她身上香香甜甜的气息。林灵居然就这样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他是在做梦吗

    林灵把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程浩然,时间就已经到了中午,程浩然听後一语不发的拉著她的手走回九华门。

    林灵看了看冷著脸走路的程浩然,浩然,你怎麽会在九华门

    程浩然本不回答她的问题,他说,林灵,当年你既然是诈死,为什麽不告诉我你就这样让我以为你死了,死了四年

    林灵低下头,浩然,对不起,我知道当年那样做让你们都很伤心。

    你说的你们是谁

    磊哥、小米还有你啊。

    在你心里,我就和他们一样是不是

    林灵抬头看著他,你怎麽了

    程浩然俊秀的双眉几乎拧在一起,他咬牙切齿的抓住林灵的肩膀,林灵你真是蠢到家了

    林灵皱著小脸道,程浩然,你又骂我哎,别抓我肩膀,疼死了~

    夏箫的声音在不远处冷冷的响了起来,程浩然,把你的手放开。

    夏箫和锺门主谈了一上午,这会儿锺浩宇正陪著他去客厅用餐,再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幕。

    程浩然看到了夏箫,然後一把将林灵揽到自己怀里,仰起下巴冷冷瞪向夏箫。

    夏箫脸色一沈,厉声道,灵儿,过来

    林灵连忙试图挣开程浩然的怀抱。

    程浩然搂紧林灵的纤腰,林灵,你别怕他

    林灵想要掰开程浩然扣在她腰间的手,却怎麽也掰不开,她见锺门主就站在夏箫身後看著他们,脸色更加涨红了起来,她小声道,浩然,你松手啦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这样抱著我像什麽,你快松手,不然我生气了

    两人这样僵持了几秒,程浩然最後还是放开了林灵的腰,却还是抓著她的手不许她离开,他看著林灵说,灵儿,只要你说一句不想和那个混蛋在一起,我就不会再让他碰你一下。我以前没本事保护你,但现在不同了,我拼

    倒贴ok?sodu

    了命也会护你周全,我程浩然说到做到

    林灵听了程浩然的话下意识就去扭头看夏箫。夏箫紧抿著双唇,一语不发的看著他们,眼神冷肃。

    林灵低头道,浩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先放开我吧。她说著就又去掰程浩然的手,可程浩然的手指就像烙铁一样紧紧钳著她的手腕不放。林灵又羞又急,忍不住语带哽咽地说,程浩然,你别这样好不好

    夏箫见林灵哭了心里更是生气,厉声道,程浩然,你是聋子吗,叫你放手你听不见他大步踏过去就要把林灵抢回来。

    程浩然起掌格开夏箫的手,眼睛却只看著林灵,林灵,你别哭。这个混蛋就只会强迫你威胁你,我知道你受了好多委屈。现在我会保护你,你不用怕他。

    就算林灵和夏箫再好,说到底两人的关系还是建立在他利用手段威胁强迫林灵的基础上,因此程浩然这话算是说到了夏箫的痛处。夏箫此刻心中暗怒,二话不说直接出拳攻向程浩然。程浩然自也不惧,立刻拆招反击。两人丢开林灵,跃到园子中间的空地上大打出手起来。

    夏箫自幼跟著大内高手刻苦习武,基扎实招式灵活,同辈之中鲜少有人能与之匹敌;而程浩然天生就是武学奇才,这两年又得到锺浩宇的悉心点拨,功力著实进不少。两人此刻都是拳脚凶狠招招生风,哪一下挨在身上都不是玩的。林灵在旁边急的跳脚,大声喊著别打了别打了,可他们两个谁也不理她。

    夏箫当年也曾见过程浩然出手,只觉他现在的武功修为已和当初不可同日而语,更兼招式妙难以抵御,想来正是这九华门里的上乘功夫。两人这样相斗了一会儿,自己竟然丝毫占不到任何便宜,可在林灵面前夏箫怎肯示弱,他步步紧逼的和程浩然打的越发凶了。

    终於夏箫一掌斜砍到程浩然肩上,与此同时程浩然也一拳结结实实的拍在了夏箫口上。锺浩宇见状立刻翻身一跃到两人中间,内力运到双掌同时将两人推的各退半步,然後沈声对程浩然道,浩然,七皇子是咱们九华门的贵客,你们切磋下武艺也就算了,不得太过无礼。

    程浩然捂著肩膀看著夏箫,不说话。

    夏箫口这一拳却是受得重了。他用尽全力压下口翻涌的血气,挺直腰板握拳站在原地,亦是看著程浩然不说话。

    林灵跑到两人中间看看夏箫再看看程浩然,脚步迈了一下又没踏出去,终究还是站在原地没动。

    夏箫见林灵居然不过到他这边来,一时气得口生疼,他恶狠狠地走过去抓住林灵的手就要离开。

    程浩然道,夏箫,要走你走,不许带著林灵他说著又要过去,锺浩宇按住他的肩膀不许他动。

    夏箫好像要吃人似的凶巴巴的瞪著林灵,林灵,你自己说,你要跟他走还是跟我走

    林灵眼睛红红的抬头看了看夏箫,然後就掰著夏箫的手指想要挣开。

    夏箫气得要命,紧紧拽住林灵拉著她朝两人住处的方向走去。

    程浩然自是不愿让夏箫就这样带林灵离开,却被锺浩宇挡著不能阻止。

    锺浩宇低声道,浩然,你这样追过去又能怎麽样,不过让那个小姑娘更为难而已。

    夏箫的步伐迈的很大,程浩然看著林灵勉强跟著他走远的背影,脸色难看的朝著夏箫的背影喊道,夏箫林灵不是你的,就算你硬抢过来,她最後也不会是你的

    夏箫拽著林灵回到两人住处。他甩上门放开林灵的手,自己坐到桌边喝了口茶,皱著眉抚了抚口没说话。

    林灵走到桌边,沈默了一会儿低声道,夏箫,你口疼吗

    夏箫砰的一声把茶杯放到桌上,冷声道,你现在倒是想起我了

    林灵皱眉,你不也在程浩然肩上打了一掌吗,你是有多吃亏啊谁叫你非要跟他打起来。

    夏箫怒道,是我不自量力,吃了亏也是活该。你要是不放心他你就去看他,跟著我回来干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