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生日甜蜜(H)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今天是林灵的生日,她早上高高兴兴的起来等著夏箫给她庆生,可夏箫好像本就没想起来这回事,他吃完早饭就说今天有事要进。林灵看著夏箫走出房门只得在他身後说了句晚上早点回来,夏箫答应著就走远了。

    小雅知道今天是林灵生辰,中午就让厨房做了桌丰盛的菜肴还亲自给她下了碗长寿面。到了傍晚林灵挑了套自己喜欢的浅蓝色对襟羽纱衣裳配细花烟罗裙,头上绾了个美美的垂云髻,还特意把夏箫上次在夜市给她赢来的那只钿花步摇带到了头上,乖乖的坐在桌前等夏箫回来。

    天色渐渐暗了可夏箫还是没回来,林灵有些坐不住了,早知道夏箫走之前就该直接告诉他了,他每天那麽忙可能真的忘了她的生日。林灵正想著,就听平日跟随在夏箫身侧的一名小厮李平在门外恭恭敬敬的说,林小姐,七皇子吩咐我接你出去。

    林灵问道,接我去哪

    李平笑道,七皇子只叫小的接林小姐出去,可没叫小的多嘴乱说。

    林灵这才知道夏箫是要带她到外面过生日,她心里本来还有点小委屈,现在复又高兴起来,跟著李平坐上马车出府去了。

    马车走了小半个时辰然後在一片树林里停了下来。林灵从马车上下来四处打量了一番,这个地方她以前从没来过,不知道是哪里。

    李平躬身指向草地上的一条小路,林小姐,您顺著这条路再走一会儿,七皇子就在前面等你。

    虽然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但天上的月亮又圆又亮的把面前的小路照得清清楚楚。林灵心里高兴脚步也轻盈了起来,她提著罗裙在小路上蹦蹦跳跳的往前走去。

    小径蜿蜒到尽头是一弯豁然开朗的小湖,只见轻轻浅浅的水面上冒著淡淡的氤氲白气,有隐约的流水声在耳边响起,林灵走近了还闻到一股淡淡的硫磺味,这才知道是一处温泉。一条折了两折的小长廊悬空修建在温泉之上,长廊的对面是间小小的木屋,有朦朦胧胧的光从里面透出来。

    林灵走过长廊来到小屋门前,她推开屋门,里面的光景让她惊异的睁大了眼睛。

    这间小木屋里并没有任何烛火,是数也数不清的萤火虫遍布在房间里一齐飞舞才让整间小屋亮了起来。林灵不可置信的走进木屋,一瞬间仿佛天上的星星全都围绕在她身旁,那一小团一小团鹅黄浅绿的美丽火焰在黑暗中此起彼伏摇曳生辉,美的简直不似人间。

    夏箫从点点星光里走出来站在她面前,俊逸帅气的笑容比所有黑暗中的光芒都要明亮。他好温柔的对她说,灵儿,生日快乐。

    林灵用手捂著嘴巴看著夏箫,高兴的说不出话来。

    夏箫笑著问,宝贝,喜欢吗

    林灵点点头,搂著夏箫的腰把脸埋在他怀里,她微微摇晃著夏箫的身体,看著一只只萤火虫从眼前缓缓飞过,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在这样美丽的地方相拥,是件多美好的事情。

    夏箫挑起林灵的下巴,宝贝,你今晚真美。他低头吻住她樱红的小嘴,把舌头伸出去探到林灵唇间,林灵张开小嘴娇羞相迎。两人缠缠绵绵的吻了起来,夏箫却突然将舌底一个硬硬的东西推到了林灵嘴里,然後在她水嫩的唇上轻轻咬了一口这才抬起头来。

    林灵不明所以的睁大眼睛看著夏箫,夏箫却只微笑著看她。林灵把嘴里的东西吐到手上,原来是个样式巧的天青翡翠银环戒指,银戒上那块椭圆形的翡翠在黑暗中发出淡而润的光泽。

    夏箫拿起戒指,发觉手感有些滑腻.呃,他设计这个环节的时候好像没考虑到手感问题。夏箫笑著在自己衣襟上蹭了蹭沾到口水的戒指,然後拿起林灵的小手郑重其事的将戒指套到她的手指上,灵儿,你知不知道戒指代表什麽意思戒指就是戒止,你带了我的戒指,就是戒止别的男人再对你表达爱意,从今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

    林灵了那颗圆润的翡翠,低下头很幸福的笑。

    屋子里的萤火虫过了一会儿就全都飞出去了,它们倒也没飞太远,大多在起著淡淡水雾的湖面上低低盘旋。林灵打开窗户看著氤氲湖面上的美丽景象,心想这些萤火虫不知有没有上千只,她回过头对正手忙脚乱的在炭炉上烤的夏箫说,这些萤火虫是你抓的吗

    不是,叫手下抓的。

    林灵看著他笑。

    但主意可是我想的,而且是我指挥他们抓的。哈,烤好了,宝贝儿过来尝一口。

    林灵走过来张大嘴巴吃了块羊。

    怎麽样这可是七少我平生第一次下厨,小丫头算你有口福。

    不好吃,林灵诚实的说,调料放太多,也烤老了。

    夏箫啧了一声,让你烤你说不会,让你吃你就这麽会挑剔。

    林灵笑著抹去夏箫脸上被黑炭蹭到的印子,我还以为我的夏箫哥哥做什麽都比人强,原来你也有做不来的事。

    以前看那些下人烤一盘就端上来,觉得挺简单的,原来也不是那麽回事。

    林灵撸起袖子道,我们一起烤。

    你不是不会吗

    是不会,不过你都烤成这样了,我又能差到哪里去

    两人搞得一身烟火味,烤了串翅红薯菜叶茄子等等许多东西,结果不是太生就是太熟,不是太油就是太咸,本没一样好吃的。不过满心甜蜜的恋人哪会在意这些,再不好吃他们也觉得有趣。

    吃完东西两人手牵著手走出木屋来到温泉旁边。林灵坐在岸边的大石阶上,挽起裤腿

    倒贴ok?吧

    撩高罗裙露出两截白生生的小腿泡到温泉里,她抬头看著满天闪烁的星星和遍布在整个湖面上盈盈生辉的萤火虫,很高兴的说,这地方真好,我都不想走了。

    夏箫道,身上一股子烟味,我们进去泡泡温泉吧。

    林灵娇俏的睨了他一眼,翘起弯弯的嘴角不说话。

    夏箫动作利索的脱下自己的衣服,又过来脱掉林灵的衣服抱著她进到水里。

    暖暖的泉水温柔的拂过两人的身体,夏箫低下头吻住林灵,他一手揽著林灵柔软的腰肢,另一手揉上她饱满挺翘的双,被他吻过的林灵娇美的就像朵带露的玫瑰,她粉嫩的小尖上挂著晶莹的水滴,随著她急促的呼吸来回的起伏,夏箫亲完了林灵的小嘴又去含那口感嫩滑的尖,一脸满足惬意的说,今晚吃了这麽多东西,还是我家灵儿最可口。

    林灵仰著小脑袋挺著美丽的小脯由著夏箫玩弄,瀑布一般的长发在水面上轻轻颤动摇晃,夏箫的龙又热又硬的抵在她的小腹处,她就娇哼著扭动身子来回磨蹭他的。

    夏箫的手指顺著林灵的身体曲线慢慢滑到林灵身下的隐秘花园,伸进去两指技巧娴熟的抽起来。

    林灵晃著小脑袋细声叫道,嗯,不要~不要嘛,嗯~~~

    夏箫在她小里细密柔美的褶皱处有技巧的勾弄著,不要什麽,哥哥的你都受得住,现在两指头就不要了

    坏哥哥,你总欺负我。别弄那里了呀,那里好好..嗯~~~

    夏箫本不理会林灵的反对,两指在她里玩到够湿了才收回手指,亲了亲她的小脸道,小乖,到岸边趴好。

    林灵小媳妇似的低著头乖乖用两手支著岸边的石阶,白嫩的双腿也在水下娇怯的分开。夏箫走到她身後抬高她的小屁股,健腰一沈就把大进了她的小花。

    林灵尖叫著双腿一软差点没滑到水里,还是夏箫在後面稳稳地扶住了她。他一进来就开始大力的撞她又弹又翘的小屁股,小丫头,里面怎麽这样滑喜欢在水里弄

    林灵软软的答道,好哥哥,轻些啊,水都撞进去了。

    夏箫在她身後低声的笑,一手来到她小腹上鼓起的那处重重按了下去,是这里进水了吗

    林灵嫣红著小脸尖尖细细的叫,啊~~~~~~~~不要按了吗,好涨~

    夏箫坏笑著在她身後极快的抽动起来。随著他的进出被推进小的水越来越多,他偏还要用修长的手指在她小腹上一下下的按。林灵只觉子里被推挤进去的水沈的发涨,夏箫的大每撞一下她就觉得心尖都在颤,他有力的手指每在她的小腹上按一下,她子里就又疼又麻的好像忍耐尿意般难受,林灵红著小脸难耐的蹭著湿滑的青黑石阶,控制不住的缩紧绞弄小里的嫩。她的小肚子被撑得鼓了起来,整个小被夏箫的大堵得严严实实的水本流不出来,林灵只觉子里面愈发酸麻敏感起来,被夏箫大力顶弄的感觉清晰的让她有些受不了,已经分不清自己现在究竟是舒服还是难受了。

    夏箫喘著气拍著她的小屁股道,夹那麽紧干吗,小**,乖乖让我干你。

    林灵小猫似地哭叫著,呜呜,好哥哥,肚子快撑破了吗。太涨了,好哥哥,求你,你疼疼灵儿吗,呜呜~~

    夏箫凑在林灵耳边道,这样才更爽啊,你看你抖得多厉害,下面的小嘴吸的我舒服死了。

    可是..太撑了,里面好多水,会坏的,会坏的呀,呜呜。

    夏箫啐了一口,小丫头怎麽就这麽没出息。他看林灵按在石阶上的两臂颤的厉害,到底还是舍不得她,抽出掐著林灵的纤腰让她翻转身子躺在石阶上,抓著她两只脚踝将她双腿曲著分开到身体两侧,让透明的水带著香香甜甜的气味顺著激烈张合的粉嫩小一点点流出来。

    林灵躺在青黑色的石阶上半张著嘴像条刚上岸的鱼一样大口大口喘息,她娇美白嫩的房诱人的上下起伏著,莹白的身体上到处滴著晶莹的水珠,曲著两条粉嫩的腿露出因为刚刚被男人上过而无法合拢的美丽花,几只散发著淡淡绿光的萤火虫在她身边飞舞盘旋,让她美的就像一个刚刚掉入人间就被男人仔细品尝过了的小仙女,既纯情又娇媚。

    夏箫越看越是情动,他抓著林灵双腿再次狠狠冲进去重重的干她。林灵娇娇的呻吟著,搂著夏箫的脖子哼哼唧唧的叫,嗯~夏箫哥哥,好.好深,啊~啊~~~~

    夏箫亲著她红彤彤的小脸,没用的小丫头,想在你生日时玩点新鲜的,你就怕成这样,还给我哭。

    林灵伸出小舌头讨好的去舔夏箫的薄唇,好哥哥,你动起来那麽凶,还弄进去好多水,真把人家撑坏了,我怎麽给你生小宝宝呀。

    夏箫闻言不由得勾起了嘴角,他的大抵在她花心上疼爱的厮磨著,小丫头,你倒越来越会说话了。今日暂且就放过你,给我把腿缠上来,缠紧点。

    林灵乖乖把两条腿紧紧缠到夏箫劲瘦有力的腰线上,红著小脸脉脉含情的望著夏箫好哥哥、亲哥哥的叫个不停。

    他们两人此时俱是深爱对方,亲热起来更是说不出的浓情蜜意心意相投。夏箫按著林灵在岸边做到尽兴才闷哼著抵著她了出来。事後他搂著浑身软绵绵的林灵进到温泉里温柔细致的给她清洗,咬著她粉红色的耳垂说,宝贝,今天好不好

    林灵脆生生的说好。

    夏箫低低的笑,怎麽好

    林灵粉红著小脸娇媚可爱的搂著他的脖子道,萤火虫好、温泉好、戒指好、夏箫哥哥好,二哥哥..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