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懂事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夏箫现在变得很忙,当然他过去也忙,但以前只要在府里他多半都会让林灵陪在身旁,隔些日子也会抽空带她出去玩一趟,但现在却总是关上房门和手下商议事情,也没时间再带她出去玩了。林灵觉得夏箫不似从前那般时时都把她放在心尖上,自然有些怅怅不乐,但也总还宽慰自己夏箫现在忙的都是命攸关的大事,他和夏颖的争斗可能已经到了最要紧的阶段,哪还有功夫成天哄自己。

    时间堪堪就到了九月底。一日林灵和夏箫商议著晚上一起吃火锅,夏箫答应说好,林灵就兴冲冲的吩咐下人准备去了。

    到了晚饭时间,夏箫回到房里就看见热气腾腾的黄铜火锅周围摆了满满一桌的片、青菜、粉丝、豆腐等食材。

    夏箫道,就咱们两个人,吃得完吗

    林灵笑道,吃火锅就是要热闹。以前我和江磊、程浩然他们一起吃火锅,一桌人有说有笑的才好玩呢。

    夏箫没再接言,他夹了片薄薄的羊在锅里涮了涮,沾著酱料吃进嘴里。

    林灵往锅里下了许多东西,煮好了就夹出来分给夏箫吃,没一会儿功夫两人脸上就都起了一层薄汗。

    林灵吃了块烫烫的豆腐,从嘴巴一直热到胃里,她舒服的叹道,天凉了果然还是吃火锅最好对了,夏箫,前两天我看见有一笔账上写的是何医师的养老封金,我问王叔怎麽回事,他说是你让何医师回家养老去了。

    夏箫点头,是有这麽回事。

    为什麽啊何医师身体还很硬朗,医术又湛。你不是说他从小就给你看病吗,为什麽要让他走

    夏箫道,何医师六七十岁的人了,在府里当差终究是辛苦,回家去颐养天年不是更好。

    嗯,你这麽说也有道理。对了,我还看到有一笔账目是府里买进了一串三万两的东海珍珠项链,买这麽贵重的东西作什麽

    夏箫微微停顿了一下,是准备送给乔乔的生日礼物。乔乔她喜欢珍珠,我就叫王叔采买了一串好的。

    林灵本来夹了口青菜正要吃,听了这话筷子就举不起来了,她把菜放回碗里,抬头看向夏箫。

    夏箫看了看她的脸色,怎麽又不高兴了

    林灵道,她过生日你也不用送这麽贵重的东西吧三万两银子,都够普通人家过大半辈子了,她手上夏箫送的这只翡翠戒指也不知有没有这麽贵。

    夏箫不以为然的说,三万两而已,我又不是花不起。

    你花得起就要送吗,普通的朋友会送这麽贵的东西

    夏箫放下筷子,脸上微露不悦之色,乔乔是我从小就认识的妹妹,过生日我送她一串项链让她高兴高兴,你别这麽小气行不行

    我怎麽小气了

    我的朋友过生日,我送的礼物就算贵了些又有什麽不妥

    林灵急道,妥不妥当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现在天天对我爱理不理的,却给别的女孩子买这麽贵重的项链,夏箫你说你是什麽意思

    夏箫皱眉道,我又怎麽对你爱理不理了

    林灵一时倒也说不上来,夏箫当然没有真的不理她。那是种很微妙的感觉,她没办法明明白白的说出来。

    林灵坐在桌边冷著脸不肯讲话,只有黄铜锅还在很热情的滚著翠绿的菜叶、雪白的豆腐还有红红的片。

    夏箫抿了口酒,再次开口道,灵儿,我看府里的事以後你还是别管了,你本学不来这些,只会给王叔添乱。

    林灵听夏箫说要送乔落珍珠项链本来还只是有些不高兴,这时又听他说不要她管府里的事才真正心凉了起来。她看著夏箫道,夏箫,你是不是觉得我管著府里的账目知道的太多了

    夏箫道,你别这麽不讲理好不好给乔落送礼物我没觉得是什麽了不得的事,我也不怕你知道。你自己说府里的事你哪件管好了前些天王叔把上半年添置的物品清单交给你,结果你就归置的一团乱,要找的时候一件也找不著。

    林灵道,我以前又没管过这样的事。府里这半年光收礼物就收了六七百件,那天突然要一扇什麽雕花屏风,我一时想不起来收到哪儿去了。

    夏箫说,我又没埋怨你什麽,你年纪轻又没经验,做这些事本来就是勉强你。其实王叔一直把府里管的很好,你既不擅长也就不要做了。

    话说到这里林灵真没什麽可讲的了,她推开椅子起身就要往外走。

    夏箫在她身後叹气道,林灵,你什麽时候才能懂事些

    林灵没答话,自顾自的走出房门。

    九月底的夜晚风吹在身上已经很凉了,林灵

    倒贴ok?吧

    没穿外衣走在园子里一阵阵发冷,咪咪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绕在她脚边喵喵的叫。

    林灵蹲下身子抱起咪咪,它的身子毛茸茸热乎乎的抱著很舒服,林灵喃喃的说,咪咪,夏箫说我不懂事。

    咪咪瞪著蔚蓝的眼珠歪著小脑袋看她,胖乎乎的身体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可是我以前也很不懂事,但他都不会这样对我。林灵心里觉得委屈,她不知道她和夏箫之间究竟怎麽了,难道这世上的东西真是得不到的最好,得到以後就不稀罕了。

    林灵当晚就让小雅再给她收拾一个房间独住,小雅劝了她几句她也不说话。小雅只得去收拾房间,她去了没一会儿就回来告诉林灵说夏箫知道她要另住就直接去书房睡了,让她还回寝房休息。

    自此以後夏箫竟不再进房间,日常起居都搬到了书房里面。林灵也不再跟著王叔管理府中内务,整日只闷闷地待在房里。林灵原是被人娇宠惯了的,夏箫这样不理不睬的晾了她五六日,她就吃不好睡不香的形容憔悴起来。小雅劝她不要这样和夏箫闹别扭,说七皇子在外面天天那麽忙,她还在家里跟他耍脾气,女人不可以这样不懂事。林灵怔怔的听著小雅的话,连小雅都说她不懂事,难道真是她不对吗

    林灵苦等了几日夏箫也没来找她,林灵心里又气又怨可终究还是放不下他。他们两人在一起那麽不容易,她永远都忘不了在九华山的漫天大雪里满身是血的夏箫望著她的表情。她不信夏箫对她会变,她想他还是因为心情不好才对她这样不耐烦,如果这样深的感情都可以说变就变,那这世上还有什麽东西是可以相信的

    一日林灵早上起床梳洗完毕吃罢早饭,打听得夏箫还没出门,就有意去和他和好。她磨磨蹭蹭的走到书房的外院门口,却在门口转来转去的不好意思进去,就在她终於鼓起勇气要推开院门的时候,身後一个清脆高扬的声音响了起来,林灵,你站住

    林灵回过头,只见一身碧霞连珠孔雀纹锦衣的颂琪公主正朝她走过来。

    林灵皱眉看向颂琪。

    颂琪走到林灵面前停下脚步,高仰著头问她,你过来找我七哥

    林灵不说话。

    颂琪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怎麽这麽憔悴哼,看来是我七哥已经腻烦你了。

    林灵撇过脸去不肯理她。

    颂琪也不恼,她微笑著推开院门走进去,高声道,七哥,我来找你了

    夏箫听见门口像是颂琪在说话,就从房里走了出来。他扫了一眼站在门外的林灵,对著颂琪道,你怎麽这麽早就过来了

    颂琪趾高气昂的看著林灵,今天是落落生日啊,我想七哥你去陪我挑样礼物,乔落喜欢什麽一向是七哥最知道。

    夏箫道,好,我陪你去。

    颂琪却不肯这样就走,她仍是瞅著林灵道,七哥,不是我说你,家里的垃圾也该早点清理干净才是。

    夏箫皱眉,别乱说话。他抓起颂琪的手朝门外走去,在迈过门口的时候看了林灵一眼,淡淡的说,有什麽事等我晚上回来再说。

    林灵咬著嘴唇不说话。

    夏箫就这样擦著她的衣角走了,林灵心中一时空落落的酸的难受,忍不住冲著他的背影喊道,夏箫,你不许走我现在就有话要跟你说。

    夏箫回过头来,我现在忙,晚上再说。

    林灵跺脚道,不行,你不跟我说清楚就别想走

    夏箫有些无奈的看著她,灵儿,你怎麽这样。

    颂琪在一旁抱臂冷笑,七哥,叫你招惹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也真是不嫌麻烦。

    林灵气得浑身发抖,她盯著夏箫的眼睛道,夏箫,你要是就这麽走了,咱们咱们从今以後就别在一起了

    颂琪说,七哥,她还威胁你呢,真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夏箫脸色沈暗的看著林灵,半晌才缓缓开口道,灵儿,我说过希望你能懂事些,可你却还是这样。他说完就拉著颂琪转身走了。

    林灵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滑落下来,口也憋闷的好像要炸开一般,终於再也忍受不住的蹲在地上把脸埋在双臂之间大声哭了起来。

    颂琪一边被夏箫拽著往前走一边还不住的回头看,七哥,你那个狐狸哭了哦。哎呀你别这麽大劲拽我,疼死了

    夏箫始终没有回头,他拉著颂琪走出七皇子府,两人上了马车一路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