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一醉解千愁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灵哭著出了七皇子府,一个人在僻静无人的街道上慢慢走著,最後不知怎麽就走到了青裳湖畔。青裳湖离林灵家不远,小时候她常常和李逸扬来这里玩耍。林灵在湖边柔软的草地上坐下,碧绿幽深的青裳湖美的就像她手上的翡翠戒指,可送她戒指的男人今天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她。林灵越想越是伤心,抽抽噎噎的又哭了起来。

    一艘小巧致的画舫悄无声息从水面上滑过来,正在画舫中一人独酌消愁的李逸扬隐隐听见船外好像有女子的哭声,听声音很像是林灵。李逸扬走出船舱,竟真的见到林灵一个人坐在岸边的草地上,双手抱著膝盖蜷著身子哭得好不可怜。

    李逸扬轻轻喊了声灵儿,林灵抬头看见他,抹著眼泪站起身来,扬哥哥,你怎麽在这儿

    林灵坐在船头把双腿垂在船舷外面,用脚跟一下下拍打著船身,她旁边零零落落的放了几瓶烧酒。林灵拿著手中的酒壶仰头喝了一口,**辣的酒顺著食管流下去,她身上才渐渐觉得没那麽冷了。

    李逸扬拿了条湿毛巾走过来坐在她身边,扶过她哭得有些肮脏的小脸轻轻的擦。她漂亮的眼睛肿的像两只小核桃,小脸在寒风里冻得发白。李逸扬擦著擦著手就停了下来,他心疼的著她红肿的眼睛,她是一个人哭了多久

    林灵勉强笑著躲开李逸扬的手,偏是哭得这样丑又让你看见,丢人死了。

    李逸扬放下毛巾,究竟出了什麽事你告诉我。

    听见李逸扬的话林灵的眼眶又热了起来,她勉强扯动脸上的肌想要再笑一下,可扯出来的只有一脸的尴尬与难堪,大颗大颗滚烫的泪水又顺著她的眼角劈里啪啦的落下来。林灵也不知该怎麽说,她吸了吸鼻子,仰头喝了一大口酒。

    李逸扬抬起林灵的小脸,用指腹抹去她脸上的泪痕,是不是夏箫欺负你了

    林灵摇头,没有。

    他不欺负你你怎麽会哭,你之前告诉我夏箫对你很好,你还说你爱他,为什麽要骗我

    林灵抽噎道,可是,我我是真的爱他啊。

    李逸扬看著又把小脸哭花了的林灵,深深地叹了口气,夏箫是那种天生追求掠夺快感的男人,他当年既然能不顾你的感受做出那些事,我总担心他对你不是真正的好。灵儿,他怎麽欺负你了,你告诉我。

    林灵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程浩然以前就跟我说过夏箫的皇子身份是好处也是坏处,他说可能有一天我会觉得辛苦,会不喜欢那样的生活。可我说我愿意和夏箫在一起,就算有一天会辛苦我也愿意。原来作人真的不可以把话说得太满,我一直以为夏箫很爱我,现在我才知道很多事情并没有那麽简单。扬哥哥,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所以我知道你是怎样的人,我知道你永远不会伤害我;可夏箫不一样,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子,他心里究竟在想什麽,我本不了解。就算我和他曾经同生共死过,就算我和他天天睡在一张床上,我也还是没办法了解。扬哥哥,他说我不懂事,我不知道怎麽才算懂事,他对我这样挑剔冷淡,我觉得那本就是因为他不爱我了。他以前为了我连命都可以不要,现在却这样,我真的不知道为什麽一个人会说变就变呢

    林灵始终也没说她和夏箫之间究竟怎麽了,也没提上午夏箫完全不顾她的感受拉著颂琪就走的事,她总觉得和李逸扬说这些事情让她有些羞愧,她不愿意自己这样可怜兮兮的展现在他面前。不过虽然林灵说的不确切,李逸扬还是能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总归就是夏箫现在对她不好,让她受委屈了。

    李逸扬望

    武尊重生最新章节

    著波光粼峋的青裳湖面,沈默半晌後开口道,灵儿,既然夏箫对你不好,我带你走好不好

    林灵已有些醉了,她晃著手里的酒瓶说,带我走去哪里

    去哪里都行。

    林灵喃喃的说,那怎麽行,你还有崔语欢呢。

    李逸扬抿著嘴角道,灵儿,只要你愿意,我什麽都可以不要,只和你在一起。

    林灵看著李逸扬,美丽的眼睛里透著朦胧困惑的光,她说,可是我不想走啊,扬哥哥,我要和夏箫在一起。

    李逸扬心中不由得一阵酸痛,当年他曾在这条画舫上向林灵求婚,而现在她的心却已完全给了另一个男人,他垂下眼睛道,你醉了,别喝了。

    林灵泪眼盈盈的瞅著李逸扬,扬哥哥,你让我喝吧,一醉解千愁,我心里难受的很。

    李逸扬看著她,默默揽过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一下下轻抚她的後背。

    两人在渐渐变暗的天色里相拥而坐,林灵轻轻抽著鼻子喝著壶里的酒,喃喃的说夏箫哥哥你为什麽现在都不疼我了。她说著说著声音就越来越小,终於手里的酒壶扑通一声掉到了水里。

    李逸扬低头看著她泪痕半湿的小脸喊了声灵儿,林灵没有答话,闭著眼睛好像已经睡著了。

    李逸扬望著幽深明澈的青裳湖心中茫茫然不知作何感受。他擦掉林灵脸上被风吹得手感有些发涩的泪痕,她身上香香甜甜的气息混著淡淡的酒香在他鼻尖萦绕不去。李逸扬凝望著林灵楚楚可怜的小脸,半晌,迟疑的、温柔的低头亲了下去。她唇瓣的触感还是那样的柔软细腻,如果夏箫真是个薄情寡义的人,那是不是就表示他和林灵这辈子还会有希望

    夜很深了,李逸扬把林灵抱到船舱里的小榻上为她盖上薄被。林灵皱著眉头沈睡的样子像个无依无靠的小孩子,看著就让人疼惜。

    水面上突然传来泼剌一声轻响,船身微晃一个挺拔的身影就落到了船头。

    跟著林灵的影卫告诉夏箫林灵从下午就一直和李逸扬在青裳湖上喝酒,夏箫原是打定主意不管的,可终究.还是来了。他低头走进船舱一语不发的把林灵从小榻上抱起来。林灵不适的动了动身子,仍是没醒过来。

    李逸扬站起身沈声道,夏箫,你算什麽男人当初是你把她强留在身边,现在又是你这样对她

    夏箫冷冷答道,这是我和她的事,用不著你心。

    我认真问你一句,你是不是已经厌了林灵如果真是这样,你趁早把话跟她说清楚。林灵是个一筋的女孩子,你不要这样欺负她。

    夏箫道,你有什麽资格跟我说这些,你家里不是还有个女人吗

    李逸扬一时说不出话来。

    夏箫继续道,李逸扬,我劝你还是先解决好自己的事,再来管别人吧。

    林灵睡得并不安稳,她迷迷糊糊之间只觉口中十分干渴,只得皱著眉头睁开了眼睛。

    外面的天色已淡淡亮了起来,她此刻正躺在七皇子府寝房的大床上,夏箫的手紧紧揽在她腰侧,脸对脸的看著她,他眼中的神色浓烈而复杂,一时让人辨识不清其中的情绪。

    夏箫没想到林灵会突然醒过来,他下意识的别过眼睛,咳了一声,你醒了

    林灵怔怔望著他,嗓音因为醉酒而微微暗沈嘶哑,她说,夏箫,你是不是已经不爱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