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分飞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灵在树上听到两个丫鬟私下议论的话,顿时只觉头上一个惊雷劈了下来。她整个人都懵了,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从树上爬下来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推开了书房的大门。

    夏箫正坐在书桌前,他手里拿著一纸奏折,眼睛却盯著别的地方,脸色沈郁。

    林灵走到夏箫面前,你是不是要娶乔落

    夏箫没说话,但脸色变了。

    林灵看著他,皇上已经下旨赐婚了是吗

    夏箫的声音响了起来,冷静而又清楚,是,我要娶乔落。

    林灵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眼泪又没出息的流了出来,你为什麽要娶乔落

    夏越视我为骨中钉中刺,太子虽然也把夏越当敌人但对我也从未怀过任何好意,之前我们去丹阳的行程就是太子透漏给夏越的。以前我就和你说过,这世上的路总是越走越窄,走到後来可能就没有其他选择了。灵儿,现在我已经没得选了,如果我不能和乔家联姻,我几乎没有赢的可能。

    林灵声音颤抖的说,那我呢,我怎麽办

    夏箫缓缓开口道,是我负了你,我没有别的办法。

    林灵不可置信的摇著头说,夏箫,你当初明明是为了我才与夏越为敌的,你在九华山上也是为了我差点连命都丢掉,你现在却跟我说你要娶别的女人,你让我..怎麽相信

    夏箫微微垂下头,背光的表情晦暗难辨,他说,事到如今我不娶乔落就只有一死,我死了以後夏越也未必会放过你,难道这样的结果就是你想要的我只有和乔家联姻才能打败夏越,永绝後患。灵儿,我现在真的是骑虎难下,我不求你谅解我,我也知道以你的个不会愿意委曲求全。但只要你还肯跟著我,我会在皇城给你建一座别院,除了名分其他的我都可以给你。

    林灵呆呆望著夏箫,半晌说不出话来,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认识这个男人。室内静默到让人难堪,林灵苦笑著开口道,看来你早把一切想好了,分析的这样有条有理,现在才来告诉我,你真是哄得我好苦。将来你娶了乔落,皇位才是你真正想要的东西吧

    夏箫没有说话。

    林灵继续说,当初我发誓此生绝不离开你,但现在是你不要我,不算是我违反誓言。

    夏箫在书桌下的拳头紧握到发白,他抬头说,你真的想清楚了

    林灵看著夏箫,她从未这样深爱过一个男人,她也是到今天才知道男人冷酷起来是什麽样子,她说,你这麽了解我,我的选择自然也在你的意料之中,你还要问什麽。夏箫,我为什麽要遇见你,我恨透你了。

    林灵说完这话就转身向屋外走去,夏箫在她身後道,你的东西我会叫人送到你家里去。

    林灵停下脚步,这府里没我的东西。

    夏箫沈默了一下又说,灵儿,以後好好照顾自己。

    林灵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从今以後我怎样都和你无关。

    林灵浑浑噩噩的离开七皇子府走到林家的大门口,林府的鎏金匾额和黑漆大门都还是当年的样子。看门的老仆人打开了府门,林灵什麽也没说,径直穿过院堂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再没有出来。

    林灵的房间什麽都没变,连她的猫头风筝都还挂在屋角眯著眼睛看她,只是屋里多少积了些灰尘。林灵打开首饰盒子,里面还是她十几岁时爱戴的那些细纱绢花之类的小玩意,现在看来只觉得幼稚。首饰盒的最里面有一块手绢包著的东西,林灵一时想不起来是什麽,她把手绢从盒子里拿出来,摊开手绢里面是两片碎玉。原来是当年李逸扬送给她的玉佩,在七皇子府里碎掉了,她收在盒子里放了四五年,久到连自己都忘了。

    两片碎玉在夕阳下闪烁著莹润透绿的光泽,林灵看著手帕上的玉佩,手就哆嗦了起来,接著她整个身子也开始发抖,终於支撑不住的跪在地上大哭了起来。她的人生为什麽如此失败透顶。

    当晚小雅回到林府,带著好几箱珠宝书籍

    活鬼王吧

    衣服还有一些零碎的东西。

    林灵一言不发的走出房间,在院子里点了堆火把那些她平日爱看的小说爱穿的衣服通通烧了个光,然後来到水井边打开首饰盒子稀里哗啦的倒在了井里。

    小雅不敢阻止,却还是忍不住开口劝道,小姐,这里面有好多名贵的首饰.

    林灵把盒子倒了个底朝天,然後摘下手上的翡翠戒指。碧绿的椭圆形翡翠在火光映下发出湖底般的深绿,当初夏箫在满屋的萤光下抱著她说你带了我的戒指从此就是我的人了,现在历历想来,真真令人可恨。林灵的指头轻轻一松,那枚翡翠戒指就快迅速坠落到了深井之中。

    林灵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第二天李逸扬来的时候,林灵正蹲在园子里逗咪咪玩,小雅昨晚把咪咪也从七皇子府带回来了。

    林灵感觉有人走过来,抬头一看是李逸扬只得笑了笑。李逸扬蹲下来揉了揉林灵的头发,然後直接把她揽进了怀里。

    林灵最开始是不想哭的,她昨天哭了那麽久,眼睛都哭疼了。可李逸扬身上那股淡淡的青草气息是那麽熟悉,他拍在她背上的手掌是那麽温柔,林灵受了这许多委屈,此时见到李逸扬就好像见到自己的亲人一般,没办法不哭的。她搂著李逸扬的腰,眼泪无声的流到他口上,湿濡了他一大片衣襟。

    林灵蹲在地上哭了好一会儿才嗫嗫开口道,扬哥哥,我腿麻了,动不了。

    李逸扬抱起她走回屋里,让林灵靠在他怀里坐在床上。昨夜林灵躺在床上一晚未曾安眠,脑袋里不停闪现她和夏箫过去种种的片段,让她一整夜莫名惊醒疲乏不堪。

    李逸扬抱著林灵,用和他们年少时一样温柔宠溺的口吻哄著林灵和她说话。李逸扬告诉林灵他家院子里的石榴树今年结的石榴比往年都大,明天他把最大的那个给她带过来;还说他前两天碰见了过去被他们装鬼戏弄过的杨吉,如今杨吉也成家立业了,倒不似以前那个凶蛮的样子了;还告诉她小米的儿子小名叫小虎,长得虎头虎脑特别可爱.林灵安安静静地听著,偶尔附和两句,後来渐觉困倦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李逸扬扶著她在床上躺好,轻手轻脚的替她盖上被子,著她忧愁疲惫的小脸说不出的心疼。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林灵有时想起她在七皇子府的事情就像是做了一场梦。她不能想夏箫,一想心里就要死一样难受。李逸扬每天都来陪她,江磊和顾小米也常常来看她,有时还带著他们的小宝宝一起来。林灵以前并不特别喜欢小孩子,因为她自己就像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可现在她看著小虎努力的支著小手小脚在毯子上爬来爬去的样子,就不由得从心底泛出一股强烈的爱意。她真羡慕江磊和顾小米,他们是那样的幸福。

    李逸扬常常约著江磊和顾小米陪林灵出去游玩散心,林灵倒也喜欢这样,因为空闲下来就很容易胡思乱想。林灵问李逸扬天天这样陪著她会不会影响他管理家中的生意,李逸扬只说没关系。李逸扬对她还像过去那麽好,或者说比过去更好,因为过去他并不会这样小心翼翼的和她相处。李逸扬从不和她提夏箫,也不提任何感情的事,他们的相处模式好像回到了十几岁时那样。林灵也什麽都不问他,就算是她自私吧,虽然失去一段感情并没有让她难过到活不下去,可如今她的心已经空了,里面什麽都没有,也没有李逸扬。

    一日李逸扬带著林灵来到了翠微马场。去年夏箫也曾带她来过这里,当日晴空万里绿草如浪,夏箫鲜衣怒马俊朗不凡,他在明亮到刺眼的阳光下光辉熠熠的向她伸出手说,灵儿,上来。

    林灵在大风猎猎的草场上面无表情的默默向前走,单薄寂寥的身影让李逸扬看得莫名鼻酸。他的灵儿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了,再也不可能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