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诀别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怀孕一个多月以後,林灵开始吐得很厉害。她从早上起来就想吐,吐得浑身乏力头重脚轻,闻到什麽味道都恶心,再加上忧心忡忡夜夜难以成眠,饶是小雅每日在她身边悉心照料,不过十多天的光景林灵还是瘦了一圈,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憔悴。一张小脸尖的只剩一双大眼睛惊恐的张著,脸色蜡黄嘴角起了许多火泡,谁和她说话她总是吓一跳似的看著人家,李逸扬心疼的要命。

    林灵去过太子府,太子本不见她;她又跑去找八皇子,八皇子倒是见了她,但只告诉她皇上的旨意本没可能更改。七皇子府的大门已经被贴上了封条,府里那些仆人婢女好像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林灵没有任何办法,她常常梦到夏箫凄惨痛苦的种种死状,这世上怎麽会有凌迟这样残忍的刑罚早知如此她宁可当初自己和夏箫在九华山上就一起死掉。

    几天之後,程浩然回来了。

    程浩然这几个月一直在各地到处游历,七皇子通敌叛国的消息没几天就传遍了全国,他知道後第一时间就赶回了皇城。

    林灵一见程浩然就情绪激动的扑过去紧紧抓著他的手臂求他救救夏箫,她说浩然你亲生父亲是武林盟主,你帮我想想办法好不好

    程浩然思虑良久之後告诉林灵问题的症结多半在夏越那里,他会去二皇子府住一段时间,看能不能找出什麽线索,但若想救夏箫的命,可能极小,林灵最好别报太大的希望。林灵说夏越那个人险狡诈,你怎麽能住到二皇子府去。程浩然揉了揉她的头发说没事,然後当天就直接走了。

    夏越没想到程浩然会来找他,他半笑不笑的看著程浩然,程贤弟,你肯光临寒舍,我这府里真是蓬荜生辉。

    程浩然坐了下来,不欢迎吗

    夏越哈哈大笑道,怎麽可能不欢迎,我只怕程贤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程浩然道,我自然是有事。夏箫如今沦为阶下囚,那边只剩个不成器的太子,我和我父亲都认为他一定不是二皇子您的对手。

    原来程贤弟是要说这个。夏颖喝了口茶,这些日子你们九华门没少和我作对,我为什麽还要和你们合作

    程浩然道,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我们都只是想得到更多的利益。二皇子,和九华门合作以後,你的大计会实现得更快。

    夏颖灰褐色的眼珠盯住程浩然微微上挑的丹凤眼,那就要看浩然你有多少诚意了。

    程浩然心中恼怒,脸上却还是淡淡的,我当然有诚意。

    程浩然在二皇子府住了下来,想要从夏越那里套出一些有用的情报,皇帝不可能无缘无故要夏箫的命,其中必有隐情。可夏越不是傻瓜,不该说的他一句也不会说,程浩然不能太露了形迹,只好日日虚与委蛇的应付他。夏越肖想程浩然已久,只是碍於程浩然是锺浩宇独子的身份不好用强。不过夏越也很享受现在这种追逐的乐趣,程浩然貌若仙人气质出尘,是他这辈子碰到的最好的猎物,他从未对一个人有过这样强烈的**,他并不著急,天下都是他的,程浩然又能跑到哪里去。

    林灵来到颂琪的夫家想要见颂琪一面,颂琪听了下人的通报直接说不见。

    第二日,颂琪一出府门林灵就跑过来拦在她面前。颂琪打量了林灵一眼,冷冷的说,你找我干什麽

    林灵看著她,你能不能想办法让我见夏箫一面

    你疯了,我怎麽让你见他

    林灵抓住颂琪的衣袖道,你是皇帝最宠爱的公主,你会有办法的,我只想见他一面,他就快要死了。

    颂琪厌烦的抽出自己的袖子,我有办法也不会让你见我七哥,我最讨厌你这种狐狸了说完就大步向门前停著的马车走去。

    林灵跟在她身後求她,颂琪本不理。丫鬟打开车帘,林灵见颂琪就要上车,急得只好在她身後跪了下来,我求你让我见他最後一面吧。我已经有了夏箫的孩子,你至少让我把这件事亲口告诉他。

    颂琪上车的动作停了下来,她回过头看向跪在地上的林灵,皱著眉头没说话。

    林灵扮成一名丫鬟跟著颂琪进到里,她紧张的不敢抬头,只跟著颂琪一路往前走。她们在里拐来拐去穿过许多道门,然後向地下走去,林灵听见旁边有铁锁镣铐的叮当声响,知道是已经到了皇的地牢里。

    一名侍卫打开一道扣著许多铜锁的厚重铁门,林灵跟在颂琪身後走进去,在火把闪烁的光亮下她看见一个**著上身的男人被几条铁链绑在铁栏里的一扇墙上,男子低垂著头,身上有好几道结痂的鞭痕。看著那熟悉的膛,林灵的眼前瞬时模糊了起来,她紧紧咬住嘴唇,几乎要哭出声来。

    夏箫有些费力的抬起头,一眼就看见了跟在颂琪身後的林灵,他眼中的光芒亮了起来,他以为他这辈子再没机会见她一面了。

    颂琪冷冷的对侍卫说,你出去。

    侍卫为难的说,十公主,这不合规矩。

    颂琪怒道,我不过带著一个小丫鬟,你还怕我劫狱不成

    倒贴ok?无弹窗

    侍卫忙道,不敢,不敢。只是重刑犯不允许单独探视,小的担不起这麽大的责任。

    颂琪冷笑著打量那名侍卫,你叫什麽名字

    那人吓得不敢吱声。

    颂琪怒喝道,滚出去

    侍卫忙躬身出去,一道道关紧了铁门。

    夏箫嗓音嘶哑的开口道,灵儿,你来了。

    林灵抬头望向夏箫,捂著嘴只是哭。

    夏箫看著林灵,你怎麽憔悴成这样。

    颂琪有些不耐的说,林灵你别只是哭行不行,有话快说,你以为能在这里待很久吗

    林灵擦掉脸上的泪痕,千言万语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她语调颤抖的开口道,夏箫,你真的会死吗真的逃不了吗

    夏箫苦笑道,这还怎麽逃。灵儿,我这种始乱终弃的负心汉,死了就死了,不值得你流这麽多眼泪。

    林灵摇著头说,你不是要娶乔落吗你不是已经和乔家达成联盟了事情怎麽会突然变成这样。

    廷本来就是这样,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输了,已经没有翻盘的机会了。灵儿,这辈子我没办法,下辈子我希望我是第一个遇见你的人,我们一直在一起,再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林灵哭道,什麽下辈子你这个人明又冷血,你为了得到乔家的势力都可以不要我,你怎麽会输呢夏箫,我不要你死,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你要是死了,我的孩子就没父亲了。

    夏箫愣住了,半晌才有些艰难的开口道,.怎麽会有孩子

    林灵嗫嗫的说,就是最後一次,我知道你和乔落的婚事以後一时心慌意乱,本就忘了吃药,後来我才知道我怀孕了。

    夏箫不可置信的摇著头,怎麽会有孩子,不该是这样的。

    林灵抹著眼泪说,你不想要我的孩子吗

    夏箫心疼的看著她,灵儿,我要死了,你却有了我的孩子,你以後要怎麽办我这样就害了你一辈子。

    林灵咬著嘴唇不说话,她的理智告诉她这是他们最後一次见面,可她的心却怎麽也没办法接受这件事。

    隔了好一会儿,夏箫又问,你以後打算和李逸扬在一起吗

    林灵摇了摇头。

    你会要这个孩子吗

    当然会要,这是我的孩子。

    夏箫低下了头,灵儿,你别这麽伤心,这样对孩子也不好。你以後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自己受委屈.他说著说著语调就哽咽了起来。

    林灵情不自禁的向前走了一步,她两手抓著冰凉的铁栏杆看著夏箫说,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会恨你,恨你到死,可现在我才知道我只希望你活著。只要你活著,哪怕你要娶别的女人,我也不在乎了。夏箫,我不知道要怎麽照顾小孩子,我很害怕,我现在宁可和你一起死掉,就算到了另一个世界,起码那里没有皇位没有斗争。我太累了,我不知道该怎麽办,夏箫,没有你我活不下去的。林灵一边说一边哭,身子不停地向下滑,直到瘫坐在地上。

    夏箫心痛如绞,却只能硬是咬著牙说,林灵,当初我为了得到乔家的势力对你始乱终弃,难道你都忘了我这种人值得你这样吗我死了就是死了,以後的事我再也管不了了,你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为了孩子你也要好好活下去。

    林灵抽泣道,我不要,那样太辛苦,我受不了。夏箫,凌迟处死得多疼啊,我怎麽能让你那麽死掉,我受不了。

    夏箫心知越是这样说下去就越是难以割舍,他硬起心肠闭上眼睛说,颂琪,你把她带走吧。

    颂琪拉著林灵的胳膊想让她站起来,林灵却抓著栏杆死不松手,她怎麽能松手,一松手这辈子她就和夏箫天人永隔了,下辈子还那麽远,她哪里等得到。林灵哭得头晕眼花,泪眼朦胧的望著夏箫,绝望而痛苦的就是不肯松手。

    颂琪一个手刀打在林灵脖颈上,林灵这才软软的倒在了颂琪身上。

    颂琪用肩膀撑著林灵站起来,她看著夏箫道,七哥,我走了。

    夏箫笑了笑,颂琪,谢谢你带她来.你也长大了,以後别总那麽任。

    颂琪点了点头,她强忍住眼角涌出的泪水,撑著林灵的身子走到门口敲了敲铁门。

    侍卫从外面打开门,他看著晕倒在颂琪身上的林灵惊疑的说,十公主,这.

    颂琪瞪了侍卫一眼,罗嗦什麽,我不想她听到太多话,把她敲晕了而已。快扶过去,有没有点眼色

    侍卫忙一边扶著林灵一边再次一道道的锁住了铁门。

    大门在夏箫面前缓缓合上,林灵那张满是泪痕的苍白小脸也消失在了铁门後面。在寂静无声的地牢深处,夏箫终於抑制不住的抽泣起来,他知道自己非死不可,可林灵有了他的孩子,他怎麽能把她这样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世上,他怎麽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