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新的开始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转眼就到了新年,小雅在林府门口贴上了大红的春联挂上了喜气洋洋的灯笼,她拿著一张福字站在板凳上怎麽摆林灵都觉得歪,林灵干脆就要自己站上去贴,小雅忙阻止道,我的小姐,一个福字正一些歪一些又能怎麽样,都什麽时候了你还敢爬高上低的。林灵想一想也是,她的肚子已经三个多月了,自己有时候却还是会忘记。

    程浩然邀她去他家和程伯伯一起过除夕,林灵没去;江磊和顾小米也邀她去江家过年,林灵也没去。林府如今只剩三四个下人,小雅坚持无论如何今年要留在林府陪她,林灵只得由她,反正也就这麽一次了。

    小雅从小在林府长大,她和林灵说是情同姐妹也并不为过。她们一同吃了年夜饭,说了许多体己话,到了夜里方才各自睡下。

    林灵躺在床上一时仍睡不著,她听著外面劈劈啪啪的鞭声响,著已经渐渐隆起的小腹,想起去年过年时她也是一个人听著外面的鞭声心潮起伏难以入睡,後来夏箫专门从里跑回来陪她放烟火门上突然响起几声轻响,林灵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却只听顾小米在门外道,林灵,你睡了吗

    林灵披了件衣服下床,打开门只见江磊、顾小米、李逸扬、程浩然都在门外站著,林灵不由得笑了。

    他们几个人好像在一夜之间回到了十四五岁的年纪,那是他们最开心最放肆最无忧无虑的时候,他们兴致勃勃的一起放烟花打雪仗,当然打起雪仗来只有林灵打别人的份,哪有人敢打她这个孕妇。他们玩得十分尽兴,天色渐渐明亮起来也没有感觉,所有过去那些分分合合仿佛都从没发生过,他们是少年时彼此要好的玩伴,是这辈子难忘的朋友。

    林灵笑靥如花,李逸扬看著她说,灵儿,我好久没见你这样笑了。

    林灵也看著他,扬哥哥,我以後都会好好的,你放心。

    过完年林灵就一个人悄悄走了,她留了封信说她去找她爹娘,请大家不要挂念。李逸扬还像往常一般在李府照顾家里的生意,他和崔语欢的关系变得冷冰冰的,也许要过许多年才会逐渐好起来。程浩然没几天就辞别父亲离开了皇城,也没说要去哪里。

    长安附近有个小镇叫作青陇镇,小镇里平静安宁人口简单,有家姓林的夫妇前几年搬到了镇上,他们家境殷实为人和善,和小镇上的人都相处的很好。两个月前,他们的女儿来到镇上寻找父母,这女孩相貌清秀文雅,不怎麽爱说话,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偏偏还大著肚子,真也可怜。每天傍晚她都会一个人在周近的田野散步,她抚著肚子在夕阳下缓缓行走的身影看起来温柔而美好。

    某天傍晚,一个相貌十分俊美的青年突然来到了镇上,他看著田野上那个挺著肚子身材单薄的女子,轻轻喊了声林灵。

    林灵扭过头来,程浩然,你怎麽来了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所以来了。

    可你怎麽知道我在这儿

    程浩然笑了笑,真想找一个人,总能找到。

    林灵看著程浩然,柔声道,何必呢,浩然。我什麽都给不了你,我只想把我的孩子好好养大,何必白白耽误你的人生。

    林灵,你怀著孩子总该有人照看,这小镇上有比我医术更高明的大夫吗

    林灵看著程浩然没再说什麽。也许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坚持,她心知这辈子已经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人,但就算她这样告诉程浩然又怎麽样,他如果能听进去就本就不会找到这里。经历了那麽多事,一切就顺其自然吧,他想离开的时候自然就会离开了。

    林灵朝程浩然伸出手,那你帮我把把脉,看看我的宝宝现在是不是很健康

    程浩然笑道,这里怎麽把脉,回家以後我再帮你好好看脉象。

    自此以後,林灵每天傍晚的散步就不是她一个人了,程浩然总是陪著她,两人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一见面就吵得飞狗跳,林灵每天说的最多的就是肚子里的孩子。她说希望这个孩子健康又漂亮,她说她娘已经给孩子做了好几床小被褥和衣服,等宝宝出生以後,她要学著照顾宝宝,让宝宝快快乐乐的长大。程浩然默默听著林灵的话,他不知道这辈子他还能不能走进林灵心里,但能像现在这样陪在她身边,他已经觉得很好了。

    同年五月,二皇子夏越在中发动兵变企图谋朝篡位,兵变很快得到了镇压,夏越在皇中被乱刀砍死,皇後亦被白绫赐死。同年六月,夏明帝退位,太子继位,封号为夏宣帝。这是举国的大事,饶是青陇镇这样偏僻的小地方,镇民也议论了好几天。林灵知道了自是欣慰,她希望夏箫在天之灵能得到安息。小宝宝在她肚子里一天天长大,每一下胎动都牵动著她的心,林灵很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它是她和夏箫感情的结晶,它是她在这世上最重要的东西。

    六月底的天气已经十分闷热,林灵的肚子大到滚圆,走路都要扶著腰慢慢的来。她有些懒得再出门散步,程浩然却说还是每天走一走好,这样生的时候会容易些。

    一日,程浩然和林灵在田野上闲闲的走著,草叶混合著泥土的清香随著夏日

    倒贴ok?全文阅读

    的微风一阵阵袭来,林灵却丝毫没有感受到这夏日傍晚的可爱,她愁眉苦脸的说,已经差不多十个月了,你说是不是这两天就要生了

    不一定,有些孩子就算足了月份也还要等些日子。

    林灵叹气道,还不如杀了我算了。程浩然你不知道,这种感觉就像是等待死刑的犯人,偏偏还不知道哪天行刑。

    程浩然笑道,林灵,你要作母亲了,坚强点。

    林灵晃著脑袋说,怎麽坚强啊,听说疼的要死,有些女人就是因为生孩子死掉的。

    程浩然皱眉,别乱说。

    干脆我生的时候你一子把我打晕算了,这样我也不知道疼了。

    笨蛋,你以为小孩会自己爬出来吗,你晕了就没法生了。

    林灵又懊恼的直叹气,夏箫你这大坏蛋,你让我这麽疼的给你生孩子,你却连孩子长什麽样都没见过.

    长势茂盛的绿油油的田野在夕阳柔和的光线下透著浅浅的橘色,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夕阳照的方向镀著一层淡淡的光亮朝她走过来。林灵停下脚步睁大眼睛看向那修长挺拔的身形,他的眼眸亮若星辰,他嘴角上的微笑让人又爱又恨,他化成了灰她也认得,他是夏箫,他活生生的朝她一步步走了过来。

    林灵提起裙摆朝夏箫跑去,程浩然在她後面喊林灵你别跑,她本听不见,她快步跑到夏箫面前,在只有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下来,浑身发颤著不敢走过去,她多怕走过去只是一个幻影,又或者本就是一个梦。

    夏箫几步过来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灵儿,我回来了。

    林灵著迷的闻著夏箫身上淡淡的麝香气息,泪眼朦胧的著夏箫的脸颊,你没有死夏箫。

    我没死,我活著来找你了。

    林灵踮起脚尖吻住夏箫,舌尖探进夏箫嘴里急迫的探寻,夏箫扶著她的脑袋深深地吻她,那样强势又深情的吻法,就是她的夏箫。林灵一边和夏箫用力的缠绵亲吻一边不停地落泪,她抽抽噎噎的几乎吻得喘不过气来,夏箫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嫣红的小嘴,抵著她的额头喃喃的说,宝宝,我想死你了。

    林灵双手紧紧搂著夏箫的脖子,生怕一松手他就跑了似的,她说,你怎麽会没死皇帝都下旨说你被凌迟处死,从皇家除名了。

    夏箫道,我也以为我必死无疑,可父皇最後还是放了我,他说他不要我的命,但这世上以後再也没有七皇子。灵儿,很多事你还不知道,我慢慢告诉你。

    林灵推开夏箫,抹了把脸上的泪痕,我知道,乔落都和我说了。你你只怕早有计谋脱身,只是瞒著我而已。你从来都是这样,我恨死你了

    我真不知道我这次能活下来,我都已经上了刑台,我没想到父皇还会放过我。

    那你为什麽不马上来找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伤心,要不是你那两个影卫救了我,我早已跳湖死掉了。

    灵儿,你怀著我的孩子,我当然恨不得马上飞过来找你。可我不能让夏越知道我还活著,他不会放过我的,我必须帮助太子除掉夏越之後才能来找你。

    林灵跺脚道,你至少叫人给我报个信啊,你知道我怀著宝宝每天多伤心吗

    我不是没想过,但总怕走漏了风声让夏越有所察觉,那一切就前功尽弃了。宝贝,我现在人就在这里,你有多怨我多恨我,想怎麽骂我怎麽打我都行。我多庆幸还能活著见你。

    林灵咬著嘴唇走近夏箫,抱著他的腰在他口又是打又是咬,抽抽噎噎的说,夏箫,你没死,你真的没死。我都伤心死了,你本想不到我有多伤心。

    夏箫低头在她脸上轻轻吻著,宝贝,我知道,对不起。

    林灵打著打著拳头却突然停了下来,她小脸刷白的一手扶著肚子一手抓著夏箫的手臂颤声道,夏箫,我我.

    夏箫见林灵的脸色突然变了,他的脸色也立刻紧张了起来,灵儿,你怎麽了

    我肚子疼,我流血了

    夏箫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他有些头脑发晕的看著四周,冲著程浩然喊道,程浩然,她肚子疼

    程浩然快步走过来,也有些慌了手脚,林灵,你是不是羊水破了

    林灵捂著肚子身子直往地上软,脸上豆大的汗珠瞬时就冒了出来,她说,好疼我不知道。

    程浩然低身想要把林灵抱起来,夏箫一把推开他,自己打横抱起来林灵,他瞪著程浩然说,现在怎麽办

    程浩然说,她是要生了,你现在带她回家,前面那个挂著林府匾额的院子就是,我去叫产婆。程浩然说完就转身跑了。

    林灵搂著夏箫的脖子,疼得连喘息都急促起来,她尖叫道,夏箫,夏箫,我疼死了啊

    夏箫被她叫的双腿发软,勉强定住心神抱著她快步朝林家的方向走去,他说,没事,灵儿,咱们的宝宝要出世了。你别怕,有我在,什麽都不用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