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无道少主

天魔圣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少女正是丁灵。

    她见尊胜大师给自己行礼,急忙合十回礼,说道:“大师言重了。”

    尊胜大师笑道:“女施主,小僧能冒昧问一句吗?”

    “大师请说。”

    “不知女施主与万法老祖是何关系?”

    丁灵微微讶然:“大师认识家师吗?”

    “原来女施主果真是万法老祖的高足,难怪小僧刚一见到女施主,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尊胜大师说道,“实不相瞒,小僧年轻的时候,曾得过万法老祖的指点。”

    忽听烈火道人问道:“大师,你说的万法老祖,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那位老仙师?”

    “对,正是此老。”

    “他老人家还活在人世?”

    “这就要问女施主了。”

    于是,烈火道人望向丁灵,希望丁灵能说说万法老祖的事。

    可是,丁灵并没有说,而是对邓山伯说道:“邓前辈,晚辈有一件事想请教你。”

    不等邓山伯开口,烈火道人却是冷冷说道:“女施主,你虽然是万法老祖的弟子,但你擅闯此地,可曾将贫道放在眼里?”

    丁灵说道:“我找的人不是你。”

    “就算不是我,你也不能忽视贫道。”

    “不知道长有何赐教?”

    “贫道想请女施主赐教两招。”

    “道长如果想伸量晚辈的话,那就请吧。”

    何布衣原本以为邓山伯会说些什么,但奇怪的是,邓山伯居然没有出声,一副看好戏的样儿。

    “女施主,你可知道贫道是什么人?”

    “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你还敢与贫道交手?”

    “正因为不知道,晚辈才会与道长交手,要是晚辈认识道长的话,晚辈那是决计不敢动手的。”

    这话将烈火道长气得不行。

    他之前虽然输给了文保,但要知道文保可是儒门领袖,武功之高,当世罕见。

    可丁灵是什么人?

    只不过是个小丫头而已,就算真是万法老祖的弟子,还能比得过他?

    他之所以不满丁灵,无非是因为丁灵刚才没把他放在眼里,不回答他的问题。

    既然丁灵非要和他动手,他便显露两手,好让丁灵知道自己的厉害,同时也能压压这些年轻人的狂妄之气。

    “贫道本以为何布衣已经很傲气了,没想到女施主比何布衣更傲气。”烈火道人说道,“既然女施主真想与贫道比比,贫道便不客气了。”

    说完,烈火道人打了一个稽首,霍然一掌拍向丁灵,掌法甚是精妙。

    谁想,丁灵衣袖向外轻轻一甩,顿时破解了烈火道人的招数,笑道:“道长武功高强,晚辈甘拜下风。”

    烈火道人没想到丁灵武功这么高,老脸不由一红,叫道:“万法老祖的弟子果然厉害,如果女施主还能破解贫道这一招,贫道以后在女施主面前,绝不敢乱来。”

    话音刚落,将一门绝学施展出来,丁灵四周全都是他的影子,也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何布衣见了,不由皱眉,暗想:“这个牛鼻子老道也太过份了,灵儿妹妹武功再高,又不是万法老祖本人,真要打起来,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

    突然,丁灵双手在胸前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印,也不知是什么意思,但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烈火道人都被定住了,然后一个个消失。

    等到最后一个时,也就是烈火道人的真身,微微一抖,却是向后退了出去。

    这么一来,别说烈火道人,就连何布衣、尊胜大师、邓山伯三人,都是大吃一惊。

    “道长,晚辈无礼了。”丁灵朝烈火道人说道。

    烈火道人愣了好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不由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说道:“女施主,你赢了。从今以后,你要贫道做什么,贫道就做什么。”

    他身上原本有一股傲气,但说完这番话之后,却是消失得干干净净,宛如变了一个人。

    何布衣没想到丁灵的神通这么大,不禁忖道:“难道灵儿妹妹已经得到了万法老祖的真传?”

    “岂敢,岂敢。”丁灵说道,“道长,不是晚辈非要气你,而是晚辈看出你修炼的内功出了岔子,若不尽快消除隐患,只怕活不过七日,所以晚辈才会……”

    烈火道人听到这里,心头不由大震,竟是跪在地上,给丁灵磕头道:“老祖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丁灵赶紧移到一边,说道:“道长,你误会了,我不是老祖本人,我只是得到了老祖的神通而已。”

    然而,烈火道人并没有起身,仍是跪在地上,说道:“不管女施主是不是老祖本人,贫道今后自当听女施主的吩咐,女施主要贫道往东,贫道绝不敢往西。”

    王默暗喜:“原来灵儿妹妹果然已经得到了万法老祖的传承,以她现在的实力,别说文妖,即便是比文妖厉害得多的人,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只听邓山伯说道:“丁二小姐,你是第四个有缘人,不知你想问什么?”

    丁灵见烈火道人不肯起来,只得由他,说道:“邓前辈,晚辈要问的是,晚辈能不能度化一个人。”

    邓山伯想了想,忽然一笑,回答道:“丁二小姐不但为人慈悲,而且神通广大,只要一心度人,又有几人不受度化呢?丁二小姐只管做自己想做的事,其他的不用担心。”

    “晚辈明白了。”丁灵笑道。

    蓦的,一个俏皮的声音自外边传来:“丁二姑娘,你要是能把我度化,我便叫你一声师父。”

    “玉观音!”何布衣心头微微一震。

    刹那间,丁灵飞了出去,也不问对方是什么身份,胆子之大,前所未见。

    王默担心丁灵出事,起身要追出去。

    邓山伯见了,忙道:“何施主,你要是离开了这里,就再也没有机会问我问题了。”

    王默迟疑了一下。

    但下一刻,他再无犹豫,直接飞出了酒楼,话声传入二楼之中:“其实我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就算不问,我也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

    武夷山。

    赫赫有名的皇老阁,就位于此山之中。

    这一日,午时刚过,皇老阁数十高手自山里飞掠而出,宛如一只只长了翅膀的飞鸟,起落之间的距离,少说也有六七丈之远。

    这几十个人去了二十多里后,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将他们的去路挡住。

    “少阁主,怎么是你?”为首那人问道,面上充满了惊讶。

    阻拦之人正是孙阳。

    只听他淡淡问道:“你们要去哪儿?”

    “京城。”

    “去京城干什么?”

    “参加天下武道大会。”

    “不用去了。”

    “为什么?”众人不解。

    “没有为什么。”孙阳说道,“我说不用去就不用去。”

    为首那人想了想,待要开口,一个不清楚孙阳脾气的弟子往前走上一步,大声说道:“少阁主,我皇老阁参加天下武道大会是为了成为武林第一,无论是什么人,都不能阻止我皇老阁……”

    “你的意思是说,我这么做是犯了皇老阁的门规?”

    “属下不敢。”

    “既然不敢,那就退下,这里我说了算。”

    “可是……”

    “我叫你退下!”

    “少阁主,此乃阁主亲自下的命令,我等身为皇老阁的弟子,必须听令,如果少阁主有什么意见的话,可以去找阁主问一问……”

    “你在教我做事?”

    “属下……”

    “我最讨厌人家不听我的话了。”孙阳说完,屈指一弹,像是在弹走一道灰尘,轻描淡写。

    霎时之间,那名弟子无声无息倒下,竟是断了气息,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少……”许多人面色大变。

    “谁敢再多言,我立刻送他去见阎王。”

    然而,有人就是不怕死,站出来说道:“少阁主,你不能这样,我们……”

    孙阳又是弹指,那人话未说完,便跟第一人一样,转眼倒下。

    “少……”

    数息之后,倒下的人已有十四个,哪一个不是皇老阁的精英?

    其他人见了,再无一人敢出声,个个噤若寒蝉。

    此时,孙阳在他们的眼中,已不是皇老阁的少阁主,而是一个冷血无情的“魔王”。

    片刻之后,只见六个老者从远处而来,到了近前以后,先是一怔,接着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少阁主,敢问他们犯了什么错?你为什么要杀他们?”地位最高的老者沉声问道。

    “他们顶撞我,我杀他们有何不可?”

    “可是……”

    “你也要顶撞我吗?”

    这话把六个老者气得面色通红。

    他们都是皇老阁的绝顶高手,除了阁主孙剑之外,其他人都没权力号令他们。

    换言之,就算孙阳是少阁主,只要他们没有做错,孙阳也不能冒犯他们。

    “少阁主!”另一个老者实在忍不下去了,“你擅杀本阁弟子,已经犯了门规,我虽然不是执法长老,但我是皇老阁的长老,有权……”

    “怎么?你想拿我?”

    “如果少阁主肯……”

    “动手吧。”

    那老者没想到孙阳竟不把自己放在眼中,不由火冒三丈。

    不等其他五老发表意见,他就飞身而出,施展擒拿手法,想要将孙阳拿下。

    孙阳面上泛出一丝冷漠的笑,又是屈指一弹。

    忽听“轰”的一声,那老者尚未来近,竟是肉身炸得粉碎,片骨不存。

    “谁还想做勇士?我成全他。”孙阳说道。

    地位最高的那个老者没想到孙阳真的会下毒手,先是一怔,旋即大怒。

    “孙阳!你这个不肖之徒,老夫就算不杀你,也要代阁主……”

    老者话未说完,人突然往下一沉,竟是被一股强大的真气震碎了身体,只剩下一个头颅,兀自双目怒视,倒有死不瞑目的意思。

    “谁想学他吗?”此时的孙阳,已经飞到了半空中,身上散发出恐怖的阳气,威势之大,似已不是人,而是神!是仙!是魔!

    噗通一声,其他四个老者吓得面色苍白,竟生不出反抗之心,全都跪伏在地。

    不过他们的心中,却又震惊万分:“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此子果然是大神转世?”